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四) 善恶终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七月流火,热风吹拂,淡淡的血腥气味随风漂浮,渗透到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皇宫本是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方,可此时却笼罩着一股充满死气的寂静,直接阐释了兵临城下的压迫。不管主子奴才,都安安静静呆在一个地方,即使有人需要办差做事,也都如履薄冰,只怕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

    漪莲宫。

    这座华丽的宫殿里住着仁和帝和吴太后最宠爱最信赖的妃子。每天一早,只要宫门打开,这里就人来人往,来请安闲坐的主子,来讨好巴结的下人。就连午睡时间也不间断,主子休息了,还有人来陪当值的奴才解闷,意图打探消息。

    几天前,北狄国兵马就已兵临城下,洪涛父子率兵退入京城,西城门和北城门已被控制。昨天一早,北狄骑兵又以合包之势向东城门和南城门外的两座大营发起了攻击。两座大营的主帅都学洪涛父子不战而逃,没等到天黑,两座城门就失守了。若北狄兵马向四座城门同时发起攻击,攻陷京城易如反掌。

    此时的漪莲宫安静得出奇,从早上开门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来。这皇宫上下每个人都在担心皇朝的基业和自己的性命,哪还顾得上交结联系?

    这几天,宫里多数主子奴才都在收拾行李,一有机会就想逃出去,说不定能保住命。一旦城破,高高在上的主子们也是亡国奴,那邀宠献媚之心也就淡了。

    靳莲斜倚在美人榻上,抚额敛眉沉思,脸上神色时而迷茫,时而狰狞。一侧的小桌上放着几轴画卷,正是沈荣华送给她的寿礼,白魅影、连成骏和她的画像。

    “娘娘,喝一盏绿豆百荷汤吧!去去暑气,降降心火。”

    “请古嬷嬷过来。”靳莲接过绿豆百荷汤,眯起眼睛盯着氤氲的凉气,“现在就去传人,顺便到慈宁宫看看,给我把梁嬷嬷叫来,我有话跟她们说。”

    “娘娘,古嬷嬷说有事晚上找她,白天她不方便出来,宫中人多眼杂,她这也是为娘娘好。娘娘要是想见梁嬷嬷,奴婢这就去请,还请嬷嬷稍候。”

    “你聋了吗?本宫说什么你没听明白吗?”靳莲将手中那盏绿豆百荷汤重重摔在地上,食料汤水四溅,落在身上,点点清凉,却不能冷却靳莲的心。

    宫女赶紧跪在地上,“娘娘息怒,娘娘……”

    靳莲见宫女不听她的话,她拿起白玉戒尺就朝宫女头上砸去,砸得宫女头破血流,连声求饶,“你是本宫的奴才,却忠心古嬷嬷,本宫留你何用?不如……”

    “娘娘,出什么事了?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梁嬷嬷匆匆进来,正是靳莲要找的人,她是吴太后身边的管事嬷嬷之一,“太后娘娘遣奴婢来看娘娘。”

    “有事?”靳莲沉着脸摆弄手里的白玉戒尺。

    “太后娘娘让老奴来看看娘娘收拾好细软没有。”

    “还走的了吗?北狄兵马也占领了南城门和东城门,难道太后娘娘知道通往城外的地道线路?”靳莲轻哼冷笑,眼角眉梢挑起嘲弄与讽刺。

    “那倒不是,太后娘娘……”

    “听说梁嬷嬷与古嬷嬷是旧交,我要见古嬷嬷,你亲自去请她来见我。”

    “她……”

    靳莲抡起戒尺狠狠砸到宫女头上,宫女闷哼一声,倒地不起,头骨碎裂的声音隐约可闻,“主子都指使不动了奴才还留她做什么?来人。丢到乱葬岗去。”

    “娘娘……”梁嬷嬷见靳莲的神色妖冶狠毒,赶紧去请人了。

    古嬷嬷在浣衣房为奴,是宫里最下等的奴才,可她在吴太后面前却有几分体面。靳莲之所以能进宫侍驾,也是她游说了吴太后,当然,靳莲也是她操纵的人。

    靳莲在宫里的身份是吴太后的外甥女,是吴太后嫁到靳家的庶妹留下的唯一的女儿。吴太后对古嬷嬷非常倚重,就连靳莲的身份也是她同吴太后商量之后伪造的。吴太后最信任的梁嬷嬷是她的旧交,确切地说是她安插在吴太后身边的人。

    这么有神通的人物居然要在宫里做最低等的奴才,不得不说她藏得太深。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古嬷嬷才来了,梁嬷嬷也跟来了。刚才被靳莲打死的宫女已被拖出去了,地上的血迹也清洗过了,但房间里仍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

    “娘娘找我?”古嬷嬷只福了福,没外人时,她在靳莲面前很倨傲。

    “本宫请古嬷嬷来赏画。”靳莲拿过桌上那几幅画像,一一打开,推到古嬷嬷面前,“画上这几个人古嬷嬷就是没见过,想必也听说过,古嬷嬷仔细看看。”

    古嬷嬷看到那几幅画像,尤其是沈荣华在空白处的注解,身体不由一颤。她阴冷的目光从画像上移到靳莲身上,许久,才冷冷问:“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得不多,想请古嬷嬷给我一个详尽的解释。”

    “没必要了,主上已兵临城下,你已没用了。”古嬷嬷话音一落,手里就多了一个巴掌大的玄黑色的小鼓。她冲靳莲摇动小鼓,鼓声清脆悦耳,散发出浓香。

    靳莲静静地看着古嬷嬷,面带冷笑,眼底充满警惕与蔑视。古嬷嬷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也没象以往一样痛得浑身抽搐、满地打滚、脸上五官扭曲变形。她依旧安静地坐着,这只黑鼓没能制服她,这令古嬷嬷和梁嬷嬷非常惊讶。

    “这世上居然还有人能解黄金富贵蛊?是谁?不会有人能解,不可能。”古嬷嬷面露质疑,她狠狠捏住黑鼓,阴森的狞笑在她青黄色的脸上泛开,青天白日之中,而她却象一只来自地狱的恶鬼,“告诉我谁能解蛊,告诉我。”

    “你把我的身世告诉我,我就告诉你谁能解黄金富贵蛊。”靳莲把那几幅画像展开,铺到桌子上,“我和这几个人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先告诉我。”

    梁嬷嬷赶紧陪笑道:“娘娘这是怎么问的?你是太后娘娘的外甥女,你……”

    “住嘴。”靳莲冷哼一声,说:“吴太后的外甥女这重身份连吴太后都知道是假的,我能不知道吗?你们这些北狄的奸细,潜在宫里操作,比谁不清楚?除了吴太后那种蠢到家的人能被你们蒙骗,别人被你们利用都是情非得已。”

    靳莲受古嬷嬷操纵,进宫另有目的,她知道自己是个孤儿,根本不是吴太后的外甥女。就因为沈荣华送来做寿礼的那几幅画,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想到古嬷嬷的阴毒可恶,她甚至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但一直不敢确定。

    得知沈荣华主仆被五皇子威逼,吃下了蛊虫,每隔三天蛊毒就会发作,要高价向五皇子买缓解蛊毒的药丸。她通过仁和帝要来了一瓶,送给了沈荣华,以此示好。沈荣华把刘姨娘是具家圣女的隐秘告诉了她,这份回礼对她来说太过厚重。

    就因为她身中黄金富贵蛊,才被古嬷嬷控制,而黄金富贵蛊最早也是具家研制的。她是皇上的宠妃,沈荣瑾和刘姨娘一心想着富贵,自然愿意跟她交易。

    “我和你交易,你告诉我这画像上的人和我的关系。”靳莲又重复了一遍。

    “这些画像是怎么得来的?”古嬷嬷双目如尖刀,冷冷看了画像。

    “是芳华县主当寿礼送进来的?”梁嬷嬷恭恭敬敬回答。

    “贱人,都是贱人,你们都去死、去死。”古嬷嬷抓起那几幅画像,疯狂地撕扯,碎片散落了一地,被梁嬷嬷拉住双手,她才连喘几口粗气,冷静下来。

    靳莲抬眼撕碎的画像踢到了角落,又推翻一个冰盆,融化的冰水很快把画像浸透了。她冲古嬷嬷轻哼冷笑,“你认识芳华县主,也恨透了她,要不你也不会冒着暴露的危险让我在赏春宴会上杀她。我确定了你的身份,这比知道我自己的身世更让我兴奋。我已告诉了大内统领,说你是一直没被抓住的具家圣女,梁嬷嬷也是具家余孽。墙外耳目不少,你给我下黄金富贵蛊很快就传开,这就是证据。”

    梁嬷嬷慌了,赶紧说:“我、我不是具家余孽,我只是被她威胁,听她指派。”

    “那你就是北狄奸细,因为指派你的古嬷嬷,不,吴夫人是北狄奸细。我说她是具家圣女,其实是想替你们遮掩,毕竟吴夫人也养了我这些年。我把你们请进漪莲宫,就已做了布置,北狄大军兵临城下,你们也享不上荣华富贵了。”

    操纵靳莲的古嬷嬷就是连轶的妻子吴氏,连成驭的生母,连成骏的嫡母。连家满门获罪之后,年轻女子入了教坊司,吴夫人同许多年长女眷一起被囚禁到幽掖庭。成了北狄的奸细之后,她通过关系求了吴太后,就到宫里的浣衣房为奴了。

    “我、老奴也不是北狄奸细,我只是被她利用,我……”梁嬷嬷赶紧申明。

    古嬷嬷逼近靳莲,冷笑道:“是具家圣女给你解了黄金富贵蛊,你知道谁是真正具家圣女,之所以说我是,也是想维护她。那她有没有告诉你黄金富贵蛊与你的身体同在,一旦上身,就不能解除,只是暂时控制,最多控制一个月。没有天下尊贵至极的男人与你交欢,以精血饲养蛊虫,蛊虫就会啃噬你的血肉,慢慢将你吃成骷髅。告诉我谁是具家圣女,我就把你的身世告诉你,让你死个明白。”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也在找具家圣女。”靳莲面露得意,冷笑道:“连家大小姐不在教坊司做舞女,却要到最低等的妓院做妓女,原来是中了淫欢蛊。这淫欢蛊也是主上指使人给你女儿下的吧?看来主上并不信任你,别看你的儿子和侄子都投靠了主上,主上还用阴毒手段对付你女儿,可见并不信任你们,你……”

    “贱人,你给我住嘴、住嘴。”古嬷嬷扑上去抓靳莲,用力撕扯。

    轻碎的脚步声整齐有序,在漪莲宫分散开,连梁嬷嬷都知道大内侍卫已把她们包围了。而此时,古嬷嬷和靳莲不管不顾,象街头泼妇一样打到了一起。

    一名黑衣侍卫扶着二皇子从房顶上跳下来,平平稳稳落到院子里。二皇子冲侍卫统领使了眼色,侍卫统领马上带侍卫踹开了漪莲宫正殿的大门。看到古嬷嬷同靳莲打在一起,侍卫不便上前拉架,就有侍卫开弓搭箭,射中了古嬷嬷。

    二皇子上前给靳莲行礼,两人互使眼色,达成共识,又呵令道:“来人,把这两名具家余孽拿下,从漪莲宫开始,严查后宫,有嫌疑者一律控制排查。”

    救出方逸之后,二皇子让方逸和初霜回了西南省,他只是离开了京城,并没有回去。北狄兵马占领了西城门和北城门,他又回了京城,声明与京城皇朝共存亡。别人都想跑,他却回来,此举令仁和帝很感动,朝廷也临时给了他不少差事。

    靳莲看到古嬷嬷倒在血泊中,赶紧揪住她的衣领,“你别死,别死,你说……”

    “你想知道?我偏把这个秘密带到地狱,除了我,这世上没人知道。”古嬷嬷的箭伤并不致命,而她却在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咬舌自尽了。

    “啊——”靳莲倒在美人榻上,目光变得空洞呆滞。

    二皇子看了靳莲一眼,就走了,他要到御书房向仁和帝复命。侍卫抬走了古嬷嬷,控制了梁嬷嬷,又仔细搜查漪莲宫,抓了很从内侍宫女。过了一会儿,又有侍卫把靳莲带走了,没有给她上绑,她也知道自己将会被关进最黑暗的牢狱。

    ……

    甘泉宫是沈贤妃的寝宫,此时也沉浸在肃穆中,偶尔一声虫鸣都令人心颤。

    沈贤妃连她最信任的宫女内侍都谴退了,她独自在偏殿内时快时慢挪步,脸庞布满阴冷沉思。一个内侍轻轻敲门,得到她应允之后,进到偏殿里,把漪莲宫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她点了点头,赶紧按住胸口,但仍能听到她怦然心跳。

    “皇上还在养心殿静坐吗?”

    北狄兵马占领了西城门和北城门,谨亲王拖着病体进宫,把仁和帝臭骂了一顿。仁和帝去西城门和北城门巡视了一次,回来之后,就坐在养心殿里,不吃不喝,不让任何人打扰。他诚心悔过,虔诚祈求列祖列宗能帮他渡过这次的难关。

    可一切为时已晚。

    “两个时辰之前,南安国皇帝去了养心殿,不知跟皇上说了什么,皇上就和他去了御书房。听说他要跟皇上算几笔旧帐,让皇上先不装死寻死。”

    沈贤妃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问:“他要跟皇上算什么旧帐?”

    “奴才无能,奴才没打探清楚。”

    “滚——”沈贤妃瘫坐在软榻上,喃喃道:“他来干什么?他要干什么?”

    林楠来了,他要跟皇上算旧帐,这消息令沈贤妃惊恐不亚于北狄兵马攻城。

    “母妃、母妃。”五皇子撞开门,进到偏殿,问:“母妃找我?”

    沈贤妃坐直身体,深吸一口气,问:“你今天去过御书房了?”

    五皇子摇头道:“我昨天都没去,现在还过去奉承的什么用?北狄兵马已兵临城下,谁能逃出去活命才是本事。我刚去了靖国公府,洪涛手里还有几千亲兵暗卫,他说要带我们杀出一条血路,逃到南边,拥立我为王,让我们早做准备。”

    “沅儿,你信洪涛吗?”沈贤妃考虑问题远比五皇子深刻。

    “信哪!为什么不信他?他向来忠心于我,最近这几个月,他又帮我规划了登基之路。再说,我亲妹妹是他的儿媳,我亲姨母是他的继室,也算是近亲了。”

    沈贤妃没再说什么,愣了一下,才说:“靳莲又揪出一个具家圣女,死了。”

    “死了最好。”五皇子咬了咬牙,愤愤地说:“我为了尽早筹齐赔偿给北狄的银两,逼那些人拿出银钱,就给他们喂下了蛊虫,又让侍卫高价卖解药,赚些小钱。朝中一些臣子不体谅我的无奈,在这紧急关头还联名上书弹劾我,连跟具家余孽联手的旧事都被挖出来了。靳莲揪出的具家圣女死了,我就有新的说词了。”

    “你要把解药给那些人吗?”

    “不给,北狄不要赔偿银子了,可我南下登基称帝也需要大把的银子。再支撑几天,反正现在父皇也顾不上这些小事了。等把银子拿到手,我就把毒药当解药给他们,直接毒死他们了事,免得他们趁乱闹出事来,对我登基不利。”

    沈贤妃点点头,问:“沅儿,你知道真正的具家圣女是谁吗?”

    “不知道,母妃知道?”

    “一个时辰之前,靳莲来找我,把具家圣女的真实身份告诉我了,你知道是谁吗?这人藏得非一般深,精明如我,竟然被她耍得团团转。她伙同她的手下嫁祸于我,让你出丑,毁坏了我们的名声,诈取我们的银子,还……”

    五皇子不耐烦了,“母妃,你直接说她是谁,我自会把她挫骨扬灰。”

    沈贤妃冷哼一声,“我问你,你用于逼迫那些人的蛊虫哪里来的?”

    “瑾儿在我的书房里找到了外祖父撰写的那本《苗疆物志》,从书里找到了制造简单蛊虫的方法,没想到真的能制出蛊虫,还派上了用场。瑾儿还说她会仔细研读那本书,争取制出更多蛊虫,以后谁是我登基路上的绊脚石,就用蛊虫折磨他们。我真没想到瑾儿这么聪明,这些年她不显山、不露水,都被我忽略了。”

    “哈哈哈哈……她确实够聪明。”沈贤妃咬牙切齿,“你外祖父写的《苗疆物志里记载了多种蛊虫、蛊毒的制作方法,我实验了多次,还找人研究,一次也没成功。认识具家人之后,我才知道制造蛊虫和蛊毒需要法门,需要衣钵传承的秘诀,不入他们这一门的人,根本不可能掌握制造蛊虫蛊毒的要领,你明白了吗?”

    “我……”

    沈贤妃知道五皇子不够聪明,这些年,五皇子展现在人前的灵透不过是她苦心的营造,可她却没想到五皇子这么笨,或许是这些天的事给了他太多压力吧!

    作为母亲,她在心里仍为儿子辩解。

    五皇子刚想再问,他的心腹刘公公没有通禀,就撞开了殿门,大声喘气。

    沈贤妃惊问:“出什么事了?”

    “回、回……”

    “快说,是不是北狄兵马攻城了?”五皇子赶紧扶住刘公公。

    “不、不是。”刘公公喘了几口气,才道:“皇上说在城破之前,他要处理几件大案,不再想着平衡任何人的利益,只按律法公正办案。就是京城沦陷,他做了亡国之君,也还有一点点脸面见列祖列宗。这、这几件大案里有沈阁老操纵科考舞弊案,宁皇后和大皇子被七芯莲毒杀案、宫妃勾结具家余孽以淫欢蛊谋害端宁公主案。这些案子都是芳华县主和端宁公主向璃王殿下举报,璃王殿下才请求皇上彻查的,奴才还听说芳华县主手里有科考舞弊及宁皇后和大皇子被毒杀的证据。奴才来的时候,内侍去宣芳华县主和端宁公主进宫面圣了。”

    “都什么时候了?不想着怎么逃出城去、保住皇族势力,以求来日方长,还要查什么大案,真是个昏君。”五皇子一拳捶在桌子上,“母妃,我们怎么办?”

    沈贤妃依旧很冷静,“你先回府,杀了你的沈侧妃,对外宣称她是自杀。刘公公,你去一趟沈家,跟沈大老爷说明刘姨娘才是具家圣女,想办法毒杀她。沅儿,别的你无需考虑,你用的蛊虫怎么来的,你要找一个合乎情理的说词。”

    “母妃,刘姨娘是瑾儿的亲姨娘,她……”

    “快去。”

    五皇子愣了一下,“母妃,现在让瑾儿和刘姨娘死还有什么用?不如让她们用蛊虫蛊毒带我们逃出城去,说不定还能退掉北狄兵马,不如……”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按我说的去做。”

    “母妃,我总你听你,也烦了,这一次我要自己做主。”五皇子没等沈贤妃再说话,就跨出了殿门,刘公公要去沈家传话,也被他拦住,仔细吩咐了一番。

    “殿下,这……娘娘同意这么做吗?”

    “先别让她知道,等事成之后,我得成所愿,她自然就同意了。”五皇子快步离开后宫,看了看这巍峨壮丽的殿堂楼阁,嘴角挑起势在必得的笑容。

    那个位子,还有这一切终将是他的。

    ……

    沈荣华和山芋山药都是一身男装,规规矩矩侍立在养心殿外的凉亭里,她们现在的身份是林楠随从。林楠和仁和帝去御书房“叙旧”了,她们不能靠近御书房,只能呆在这里。沈荣华今日进宫是有备而来,在这里正好方便她行事。

    五皇子逼迫沈荣华筹集一百万两银子,还喂了他们一家主仆蛊虫,派一百名侍卫包围监视蒲园。北狄兵马包围了京城,林楠来了,困扰沈荣华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虫六和丁狗用靳莲给了解药做引,没几天就研制出了最终的解药。沈荣华让他们大量制作,给所有吃下蛊虫的人免费服用,给五皇子拉来了深重的仇恨。

    大军围城,五皇子想着逃出去,又算计帝位,也顾不上跟他们要银子了。包围蒲园的侍卫全部被撤走,在谨亲王府接受整编,要在关头攻敌保驾。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还要加倍,这是沈荣华重生之后的信念与宗旨,恩怨分明。五皇子又坑了她一次,她必须新仇旧恨一起报,恩怨也该终结了。

    一个中年太监沿着长廊碎步走过来,低声道:“禀主子,事成。”

    沈荣华点点头,说:“你也叫我东家吧!同虫六、蛇影和丁狗等人一样。”

    “是,东家还有什么吩咐?”

    “暂时没有,你盯住刘公公就好,其它事我会吩咐别人。”

    要是让五皇子和沈贤妃知道“仁和帝在城破之前要审几件大案”这番说词是沈荣华编撰的,不气炸了肺才怪。现在他们信以为真,着手准备预防,只要他们一乱,就会露出马脚。到时候,仁和帝这个遇事只会龟缩的皇帝不想面对都不行。

    “主上跟那个昏君有什么好谈?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山药话音一落,就有一名执事太监引着林楠朝这边走来,两人保持了一段距离,仍低声密语。

    “舅舅。”沈荣华迎上去,把诈沈贤妃上当的事告诉了林楠。

    林楠点头一笑,“是时候收网了,只可惜这场好戏的*要等到明天。”

    “好饭不怕晚,好戏也一样。”

    “说得对。”林楠跟沈荣华低语了几句,又说:“你也尽快吩咐成骏的人手。”

    “知道了。”

    沈荣华和林楠同乘一辆马车,到了转角处,就有二皇子的心腹内侍递给了沈荣华一封信。沈荣华知道这封信是给林楠的,她只是中间人,就给了林楠。

    当时,五皇子一派的要员骨干在宁远伯杜家的外宅碰头,商量保护五皇子杀出血路、逃出京城,南下拥立五皇子为君,被二皇子带人端了一个满窝,并全部软禁了。五皇子没在场,他正指挥沈荣瑾研制蛊虫,准备在突围时派上用场。

    二皇子将此事禀报了仁和帝,仁和帝则说危急时刻,谁都想逃出去,也怨不得他们,就没下文了,也没明确是不是放人。二皇子很气愤仁和帝这时候还是这样的态度,也没请旨,就直接把五皇子一派的官员全部关入了大牢。

    五皇子来要人,二皇子不放人,他带兵包围了二皇子府,威逼放人。二皇子带了几十名侍卫守在自家王府大门口,跟五皇子时软时硬周旋,故意拖延时间。

    仁和帝知道他们闹起来了,却不想理睬,五皇子又以进宫面对请愿为由,让洪涛带兵包围了皇宫。本来五皇子让洪涛带人包围皇宫,是想威逼仁和帝不要审理那几件大案。毕竟沈贤妃还在宫中,端悦公主和端淑公主都在宫里陪沈贤妃。

    五皇子万万没想到洪涛带兵包围了皇宫,局面就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洪涛包围皇宫之后,就以他的名誉宣称仁和帝被奸人蒙骗,他们要进宫除奸救人。之后,洪涛就带人攻进皇宫,却没见到仁和帝,他意识到上了当,就把吴太后、顾皇后及诸妃嫔还有所有住在宫里的皇子公主全部抓起来了。

    听侍卫禀报说洪涛带兵冲进了皇宫,五皇子当即就昏了头。他顾不上理会二皇子,就赶紧带着洪涛拨给他的几百名亲兵赶去皇宫,想阻止洪涛。

    五皇子没经历过这样的变故,他的智囊团几乎全数被抓,他也没了主意。洪涛把宫里的人都控制了,正到处搜寻仁和帝时,五皇子才带兵赶来。

    就在五皇子犹豫着是否要进宫的时候,萧冶带两万兵马不只包围了皇宫,还把洪涛和五皇子及其人马也包围了。不等五皇子解释,萧冶就命人抓了他,又五皇子带来的亲兵侍卫以及洪涛留在宫外接应的兵马展开了一场恶战。

    同时,裕郡王也带御林侍卫包围子五皇子府、靖国公府和沈家,五皇子一派的主要官员家眷也被控制了。这其间有人企图趁乱逃跑,一经抓住自是杀无赦。

    天亮了,这一场厮杀才收尾了,偌大的京城被安静死寂笼罩了。皇宫周围都是王公重臣的府邸,街道本来繁华热闹,可此时却血流成河、尸集如山。

    谨亲王被下人用椅子抬到了宫门口,一脸苍老疲惫,问:“抓住洪涛了吗?”

    “回王爷,洪涛绑架了吴太后、顾皇后及诸多宫妃、皇子和公主为人质,属下等怕伤及贵人们,不敢动手,一直在跟他对峙,劝说他放人赎罪。”

    “那就再等等吧!”谨亲王并不急,宫里那些贵人们也该吃些苦头了。

    萧冶过来,轻声道:“父王英明,竟然想到把皇上提前安置了,以免受辱。”

    “他不是为父安置的,是他自己出宫的,没受到侮辱惊吓是他幸运。”谨亲王冷哼一声,又道:“得知靳莲是北狄国的奸细,已被抓,他伤心忧闷,半夜未眠。听说周府尹要连夜审讯靳莲,他带几名亲卫偷偷出宫,到顺天府听审。按时间掐算,估计他跟洪涛是前后脚,走了岔路,还没碰上,这不是他幸运吗?”

    “成王哭着喊着要见皇上,洪涛顽抗,如何处置也要等皇上决断,还是去接他回宫吧!”萧冶顿了顿,又说:“皇城发生变故,儿子担心北狄兵马今天会攻城。”

    “北狄兵马攻城是迟早的事,担心着急也不可能改变,只能镇定坚守。让他听听对靳莲等人的审讯,能幡然悔悟,悔恨自责更好,不再糊涂下去也好。”

    “儿子听说北狄奸细……”

    “谨亲王早。”林楠一身半旧的布衣,踏着满地凝固渗透的血迹,信步闲适走来。他身后跟着女扮男装的沈荣华及山芋山药,还有七八名黑衣暗卫。

    就在他们距离谨亲王有六七丈远的地方,被侍卫拨马亮剑拦住。侍卫们都很奇怪,今天街的商铺都没开,连一个行人都没有,怎么看这些人都是来散步的。

    谨亲王不认识林楠,又老眼昏花,看不清来人,忙问萧冶。萧冶也不认识林楠,但他认出了女扮男装的沈荣华,又呵令侍卫放下武器,示意他们走近。

    “你是……”

    林楠做了自我介绍,惊得谨亲王瞪大眼睛,连眼底昏黄的血丝都霎时澄静了。

    “你来看热闹?就不怕有去无回?”谨亲王语气冷硬,关键时刻也能镇得住场面,“本王不喜欢林闻,但很敬佩他的品性风范,看他面子,本王劝你赶紧走。”

    “能得谨亲王爷敬佩,家父在天有灵,也该欣慰了。但家父在天之灵并不能安息,因为他被刺而死,二十余年了,幕后真凶还逍遥人世呢。”林楠不等谨亲王再问,就把那封陈旧泛黄的信很恭敬地递给了他,示意他仔细看。

    这就是指使杀手刺杀林闻的那封信,以太子的口气书写,落款盖有当今皇上的私意。谨亲王看清这封信,顿时脸色大变,身体轻颤,大口喘气。萧冶赶紧亲自给谨亲王顺气,当他瞄到谨亲王手里这封信时,怔立当场,手都忘记活动了。

    侍卫们看到谨亲王和萧冶脸色都不对,个个虎视眈眈,赶紧拨刀挺枪围上来。

    “你、你想干什么?”谨亲王想到了林楠的来意,替仁和帝担心害怕。

    林楠抢过那封信,冷笑道:“谨亲王爷已经猜到了,又何必明知故问。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皇上昨晚听审讯里睡着了,听说现在还没醒,我真佩服他。皇城里厮杀了半夜,皇宫里那么多人被绑架,城外大兵压境,他竟然睡得着。”

    谨亲王沉痛的目光看向地面,暗叹一声,无话可说了。先皇末年,诸皇子为皇位争得你死我活,最后幸存下来的只有七皇子和八皇子。综合比较,八皇子更胜一筹,但八皇子有东安王府这个岳家,大长公主担心皇权旁落,才拥立了各方面都逊色、生母糊涂、外祖家一门混蛋的七皇子,也就是当今皇上承袭大统。

    大长公主在世时,仁和帝虽说没有较强的是非观念,遇事就想找平衡、和稀泥,但总体还不错。大长公主一死,他的种种缺点都暴露了,有时候遇到大事连腰杆都挺不直了。尤其是最近北疆战场连连失利,他连一点判断力都没有了。泱泱大国,百年基业,他竟听信馋言,自悔防线,竟然答应屈辱条件,向蛮夷求和。

    昨晚,谨亲王哭大长公主,边落泪边数落皇上,埋怨大长公主选错了人,致使京城被围。听谨亲王哭诉,谨亲王府上下无一不唏嘘感叹,气愤落泪。

    “父王,时辰差不多了,要不要去接皇上?”

    谨亲王挥手叹气,“去吧!”

    “我们去远一点的街上吃早餐,等我们吃完,你们的皇上也该到了。”林楠冲众侍卫笑了笑,“谨亲王爷,要不要给你带些吃的,等大兵攻城就没的吃了。”

    “不用。”谨亲王双手捂在脸上,就怕自己不小心哭起来,影响士气。

    ……

    皇宫内,后宫大门内外各有一片宽阔的场地,是为出入后宫的人停车马轿辇用的。此时也派上了用场,外面是下人,里面是主子,黑压压两片人。周围和中间都有挎刀带剑的士兵走动,墙上、树上、长廊上布满弓箭手,个个搭弓张弩。

    “官爷,太后嬷嬷腿脚不好,能不能给她搬把椅子,让她……”

    “太后?谁是太后?哪个是太后?站出来。”

    “对,站出来,让爷们看看是脸皮太厚,还是臀部太厚,快点呀!”

    “哈哈哈哈……”

    吴太后赶紧缩进人群里,不敢吱声,还以眼神埋怨宫女多事。众人一见吴太后如此胆怯,面对亲兵的嘲笑,都不敢应声了,即使愤怒,也敢怒不敢言。

    洪涛走过来,亲兵们立刻停止调笑,一脸肃穆向他行礼。洪涛阴冷的目光扫过被绑架的贵人们,微微松了口气,没抓到仁和帝,总归有些遗憾。只要能押着这些人离开皇宫,到城门口与北狄兵马里应外合,大军进城,他也大事成矣。

    “父亲,我……”端悦公主泪水涟涟,见洪涛走过来,赶紧跪下了。

    端悦公主下嫁洪涛的嫡次子洪析,但公主开府别居,不会跟臣子之家论普通辈分。何况现在洪析已死,端悦寡居公主府,又无子女,跟靖国公府也就没什么关联了。洪析在世时,端悦公主也管洪涛叫过父亲,今天一称呼令洪涛很惊诧。

    “臣不敢当。”洪涛冷冷看着沈贤妃母女,眼底充满阴沉警惕。

    “怎么不敢当呢?公主固然尊贵,下嫁给臣子,也就是一家子人了。”端淑公主满脸陪笑说解,只希望洪涛能念及亲情把端悦公主放了,她和沈贤妃也跟着沾光。要说她确实倒霉,她嫁给叶磊时日不长,回宫小住,就遇到了这事。

    “照端淑公主所说,倒是我见外了,端悦公主该和我们是一家子人,跟我儿是长久夫妻。”洪涛很亲切地冲端悦公主做了一个请出的手势。

    “那当然,那当然。”没等端悦公主答话,端淑公主赶紧满脸堆笑应承,看到端悦公主站到了人群外,端淑公主也想站出去,折腾了半夜,她又累又饿又困。

    “我的析儿死了,是皇上大笔一挥,判了他斩立绝,死时尸首分离。端悦公主跟我儿做长久夫妻,就该去陪他才是,我也象葬他一样给你铸个金头。”洪涛话音一落,就拨出剑砍向端悦公主,一声闷响,鲜血喷出,一颗人头滚落在地。

    端淑公主一声惊叫,昏过去了,把摇摇欲坠的沈贤妃也带倒了。众人一见洪涛就这样杀了端悦公主,谁也不敢再吭声,连襁褓中的孩子都沉默无声了。

    “把端悦公主的尸首抬走,事毕之后,与我儿洪析合葬。”洪涛狠厉的目光扫过众人,落到沈贤妃身上,见沈贤妃没昏厥,他冷笑道:“贤妃娘娘真是镇定冷静之人,颇有沈阁老的风范,只可惜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让人害得很惨。”

    “怎么讲?”沈贤妃强忍剧烈的心痛,咽下一口血,厉声问道。

    面对女儿的惨死,沈贤妃更关心的是自己多年的苦心谋划,还有五皇子的前途。她此时最想知道被谁所害,连洪涛残杀端悦公主的仇都变淡了。

    洪涛冷哼一声,说:“昨日,刘公公向你和成王殿下禀报皇上要在城破之前做一回清正明君,要审理沈阁老操纵科考舞弊案、宁皇后和大皇子被七芯连毒杀案、宫妃勾结具家余孽谋害端宁公主案,你们都信以为真了。哼哼!你们也不想想国家将亡,一直没做过明君的皇帝还有心情做清正明君吗?这是有人要算计你们,故意让人放消息给刘公公,你们一听到这消息就慌了神,赶紧善后应对。

    却不知人家的网已张开,坑已挖下,就等你们入套呢,你们果真中计了。娘娘只想除掉具家圣女母女,成王殿下却召集心腹之臣商量逃出自立,让人一窝全端了。成王殿下听说我在宫中被围,就带兵来营救,也被谨亲王抓了个现形。”

    “是谁?”沈贤妃咬紧牙关,从喉咙里发出阴森的声音。

    “娘娘的嫡亲侄女芳华县主,听说她和璃王殿下已经联手了。”洪涛冷哼一声,又说:“带兵进宫之后,我才听裕郡王世子说了这件事,也听他说了芳华县主与娘娘的深仇大恨,她为报仇,行事真真歹毒。成王殿下让我进宫请愿,事到如今,我是箭在弦上,不是不发,只能出此下策,委屈娘娘之处,还请见谅。”

    听说是沈荣华设下的圈套,沈贤妃强咬的牙关被撑开,一口鲜血喷出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要能挽回局面,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她自己的命。

    沈贤妃强撑一口气,问:“靖国公带兵进宫请愿,恐怕不是为了成王殿下吧?”

    洪涛满脸阴涩,得意一笑,说:“外面的人都知道我是为了成王殿下就行了。”

    “你……”

    五皇子倚重洪涛,也想利用洪涛,没想到却被洪涛彻头彻尾利用了。沈贤妃现在醒悟过来了,可为时一晚,洪涛与他们离了心,五皇子想翻身就难了。

    “回公爷,皇上已到了宫门外。”

    “带上他们,保持戒备,我们去跟那昏君谈条件。”洪涛看着这美仑美奂的宫殿,眼底充满贪婪之色,他昨晚就让人给狄武赫送了消息,今天大事就要成了。

    ……

    仁和帝在府衙睡了几个时辰,清晨早起,他仍无精打采,疲累憔悴,一脸颓废之色。他穿了崭新人龙袍,相比林楠一身半旧布衣,却精神奕奕,他真成了穿上龙袍也不象太子的丑角。只可惜这看在别人眼里巨大的差异她却浑然不觉。

    谨亲王和萧冶象仁和帝禀报了昨晚发生的事以及宫中的情况,仁和帝看着路面的血迹,堆积到一起的尸体,还有半生擒的人,脸上流露出迷茫困顿。他愣了一会儿,就让萧冶放了被抓的人,掩埋尸体、清理道路,其它什么也没说。

    林楠冷笑,高声说:“这黄金富贵蛊果然厉害。”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