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中)局面定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沈荣瑶正和秀女们在储秀宫的凉亭里闲坐,众人都欢快说笑,唯独她心不在焉。给她们什么份位,下午就有了准信儿,明天圣旨才颁下。留在储秀宫的人都入选了,将被册封为什么品阶,指婚与谁,除了内定的,其他人心里都没底。

    一个小太监悄悄走近,给众秀女请了安,又给沈荣瑶使了眼色。沈荣瑶猜到是五皇子回话了,心里忐忑不安,让她的大丫头白茶跟小太监套近乎。白茶跟小太监出去,一会儿功夫就回来了,把沈荣瑶叫过来,递给了她一个纸条。

    五皇子约她到温泉浴室一会,并告戒她不能久留,凡事来日方长。

    沈荣瑶知道五皇子这是爱重她的名声,为她打算,她心里感动且激动。五皇子现在有一位正妃,又将要添两位侧妃,另有四名侍妾,想着爬主子床的丫头大有人在。她有沈贤妃撑腰,若再得五皇子宠爱,在成王府的日子就好过了。

    “白茶,你到御花园的温泉浴室看看,有什么情况尽快来回我。”

    一会儿功夫,白茶就回来了,跟沈荣瑶说温泉浴室很平静,来参加宴会的人都在御花园看吴太后点鸳鸯谱呢,只有喝醉的或身体不适的才在温泉浴室休息。

    “我一个人去温泉浴室,你假装是我在我的房间里休息。”沈荣瑶一副恹恹之态,掐着额头跟秀女们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回房休息。

    几个相好的秀女把沈荣瑶送回房间,扶她躺下才离开。她们离开之后,沈荣瑶换上白茶的衣服,悄悄溜出储秀宫,去了御花园内的温泉浴室。

    温泉浴室临近御花园的西侧门,其实就是一座简单的院落,院子里有七八间花房。每个房间都独立开门,前窗上都挂着纱帘,正中的套间就是吴太后的浴室。

    这里原是前朝皇帝同妃嫔们戏水洗浴的地方,温泉水都是从城外西山引来的。盛月皇朝开国之后,太祖皇帝嫌温泉洗浴奢侈浪费,就下旨关闭,并将这里就改建成了花房。去年,吴太后嚷着腰腿疼,想洗温泉浴,才又弄成了温泉浴室。

    沈荣瑶来到温泉浴室所在的院落,没看到守门人,往院子里张望,也没看到下人。她等了一会儿,听到院子里传来轻碎的脚步声和低语声,她才轻手轻脚往里走。院子里不是没人,有几个太监宫女隐于绿竹之下,正悠闲休息。

    “你是干什么的?”一个太监呵止了沈荣瑶。

    “我、我来找人。”沈荣瑶拿出一个装满银锞子的荷包塞给了太监。

    太监掂了掂荷包,比较满意,“请问姑娘找谁呀?”

    “我来找成王殿下,我家小姐让我跟她说句话,半盏茶的功夫就行。”沈荣瑶以丫头的身份来见五皇子,也怕自己的名声受损,给人留下笑柄。

    “沈家的还是周家的?”太监别有意味地问。

    此次当选的秀女里有两个是沈贤妃为五皇子内定的侧妃,一个姓沈,一个姓周。这些太监宫女都是在主子们身边伺候的,有几分体面,当然知道这些事。

    “我、我是周……”

    “四姑娘、四姑娘。”一个小宫女碎步跑进来,给太监宫女行礼之后,对沈荣瑶说:“沈三姑娘说早晨刚来的时候弄脏了你一块丝帕,就想赔你一块。刚才,她更衣时找到了一块新的,就亲自给你送到了储秀宫。听说你没在储秀宫,来了温泉浴室,她怕冲撞了贵人,不敢亲自来给你送,就托我跑趟腿儿。”

    说完,小宫女拿出一块新丝帕,来回抖了抖,丝帕散发出清甜的香气,她塞到沈荣瑶手里,冲那些宫女太监做了一个鬼脸,就急匆匆跑了。

    “四姑娘?沈家的?你……”太监想挖苦沈荣瑶几句,被一名宫女推到一边。

    那名宫女冲沈荣瑶笑了笑,问另外的太监,“成王殿下在这里吗?”

    “刚才来了,说是洗把脸,没见他离开。”

    “在哪一间?”

    “应该是菊香斋,你去看看。”

    “跟我来。”宫女冲沈荣瑶友好一笑,领她去了菊香斋。宫女敲了敲门,不见有人应声,就推开了门,“里面没人,要不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儿。”

    沈荣瑶捏着小宫女送来的丝帕,吸了口气,感觉头昏,说:“我到里面等吧!”

    那名宫女听说沈荣瑶要到浴室里面等,不敢答应,跟另外几名太监宫女商量之后,才放她进去。随后,又有另一名宫女给沈荣瑶送去了茶水果品。

    仁和帝从吴太后专用的温泉浴室出来,闻到清甜香气,猛吸一口,顿觉神清气爽。太监宫女迎上来请安伺候,仁和帝问了他们几句话,熠熠生辉的目光四处张望。他的目光落到菊香斋的门上,没等太监宫女反映过来,他推门就进去了。

    太监宫女都知道内定的成王侧妃、沈家四姑娘在菊香斋,可他们谁也不敢阻拦。听到里面传来惊叫声,太监宫女齐刷刷跪下了,又跪着一起往后退。

    “怎么办?”几个太监宫女齐声问年纪较大的太监。

    “唉!这天下都是皇上的,何况……不是还没册封吗?这事好办,就怕那边脸儿上挂不住,找由头责罚我们。”年纪较大的太监指了指沈贤妃的寝宫。

    “那我们还是统一口径,想想怎么脱罪吧!”

    几名太监宫女刚商量好,就见伺候吴太后的梁嬷嬷领着靳莲匆匆走进来。梁嬷嬷满脸堆笑跟太监宫女们打了招呼,说是给吴太后取东西,就让靳莲进了吴太后专用的温泉浴室。片刻功夫,靳莲就出来了,一脸纳闷冲梁嬷嬷摇了摇头。

    梁嬷嬷看到吴太后专用的温泉浴室没人,轻声问:“皇上呢?”

    “里面。”一名太监指了指菊香斋。

    男女交欢的声音从菊香斋传出来,吓了梁嬷嬷和靳莲一跳。听粗喘声,梁嬷嬷就知道菊香斋里的男子是仁和帝,顿时脸色苍白,赶紧拉起靳莲就往外跑。

    与此同时,御花园东北角的榴花苑也正上演着香艳火辣的好戏。

    五皇子正同六皇子和茂王世子等人喝酒,小太监给他送来了一封信。他打开一看,不禁皱起眉头,信是沈荣华写的,约他到榴花苑谈一笔交易。他怕沈荣华使诈,不想去,可又怕错过好戏,他犹豫再三,就带了多名暗卫,却了榴花苑。

    “成王表哥,你来了?”沈荣瑾如杨柳拂风一般走过来,给五皇子行礼。

    “你是……”五皇子皱起眉头,对沈荣华安排的美人计百般蔑视。

    “我是沈家长房庶女,排行第三,闺名荣瑾。”

    “哦!原来是你。”五皇子打量着衣饰鲜艳、花枝招展的沈荣瑾,闻到她身上清雅的气息,不禁心颤,“二表妹约我到榴花苑一会,你同她是一起的吗?”

    沈荣瑾柔媚一笑,顿时风情无限,“她在里面,成王表哥跟我来。”

    此时,五皇子就是明知前面有陷阱,也愿意一探,因为沈荣瑾身上的香气令他浑身舒爽。他跟在沈荣瑾后面,看她腰肢柔美,身体有了反映,心也就不安分了。几名侍卫太监随身护卫伺候,他嫌碍眼,把他们都谴退了。

    “二表妹人呢?”

    进到房间,没看到沈荣华,又见沈荣瑾媚眼如丝,五皇子便明白了这是沈荣瑾给他设的套儿。知道被人欺骗耍弄了,可这个套儿他钻得心甘情愿、义无反顾。

    “成王表哥,我……”沈荣瑾抖开一块丝帕,晃了晃,又擦掉了眼角的泪珠。

    “三表妹真是美人,落泪都梨花带雨,风情无限。”

    自几年前被两名妓女轮番调教、尝到男欢女爱的滋味之后,五皇子可谓吸骨知髓,连他不近女色的名声都丢到九宵云外了。娶了正妃,纳了侧妃,又收了几名侍妾,夜夜欢爱,他仍不满足,恨不得把天下貌美的女子全部收入房中。

    “成王表哥……”沈荣瑾身体一歪,想后退,没想到却退到了五皇子怀里。

    *,郎情妾意,刚长出嫩芽的花树在他们眼里已是春色一片了。

    ……

    吴太后点鸳鸯谱,就等同于指婚,自然有人捧场。能得太后娘娘做媒,对于一些低品级、无背景的小官来说,那可是万丈荣光之事。

    刚一个时辰,吴太后就促成了五对,赢得的恭维语、奉承话及谢恩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吴太后很高兴,对她促成的男女都加以厚赏,还答应明日请皇上下旨正式指婚。众人见她高兴,讨喜凑趣的好话更是成堆,都多到无以复加了。

    梁嬷嬷急匆匆走进来,脸上堆着平常的笑容,身后跟着羞愧懊恼的靳莲。吴太后正张嘴大笑,看到靳莲,又见靳莲神色不对,她的笑声嘎然而止。众人见吴太后变了脸,说笑声霎时止住,喧嚣杂闹的敞厦变得悄无声息,气氛怪异寂静。

    “出什么事了?”顾皇后赶紧上前给吴太后拍背顺气,轻声询问,看向靳莲的目光充满冷漠的嘲弄,“时候不早,想必母后累了,儿媳伺候母后回宫休息吧!”

    靳莲想勾引仁和帝,她跟端宁公主说年幼受苦太多,想到宫里享受皇家的尊荣显贵。沈荣华不管是真是假,靳莲设计了她一次,她都要加倍回击。要吴太后要捧靳莲接近仁和帝的事告诉顾皇后,顾皇后肯定会对想跟她争宠的女人动手。

    吴太后乱点鸳鸯,就是想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给靳莲有机会勾引仁和帝。看到靳莲失利,吴太后很生气,很想大发脾气,打罚吵闹一场。但用下作手段给自己的皇帝儿子塞女人的事还真是好说不好听,当着众人,她只能咬牙忍耐。

    “哀家累了,要回去休息,你们玩吧!”吴太后扶住梁嬷嬷的手,起身便走。

    众人都知道吴太后仓促离去,必是发生了大事,她们都在猜测是否关系到自家,也就没心情说笑了。顾皇后很勉强地应付众人,她心里有事,也显然心不在焉。来参加宴会的人有的想告退,可见吴太后和顾皇后都不放话,也不敢走。

    一个宫女匆匆忙忙进来,附到顾皇后耳边低语。顾皇后没听完,就恨恨了摔了茶盏,连骂了几句脏话。她防备了靳莲,却让别人钻了空子,不生气才怪。

    “沈贤妃呢?”

    “回皇后娘娘,贤妃娘娘正在玉兰苑赏花。”

    顾皇后暗哼冷笑,“她倒是好心情,去传她伺候本宫去温泉浴室。”

    众人听说顾皇后要和沈贤妃一起去温泉浴室,就知道温泉浴室有事,且跟沈贤妃有关。这些日子,与沈贤妃和沈家相关的事不断,众人不由替她捏了一把汗。

    一个太监小跑过来,跟顾皇后低语几句,又说:“贤妃娘娘去榴花苑了。”

    “她都知道榴花苑发生什么事了,还去做什么?让她去温泉浴室,就说本宫传她看戏。”顾皇后心情好了一些,沈贤妃又摊上了一堆麻烦,她当然兴灾乐祸。

    吴太后说是回宫休息,她哪能放心温泉浴室的事呢?一路走来,梁嬷嬷把看到的、听到的都跟她说了,气得她脸都青了,让人传沈贤妃到温泉浴室。

    靳莲跟在吴太后身旁,一脸无辜无助无奈且羞涩的神态,劝慰吴太后,她的眼圈先红了。只有与梁嬷嬷四目相遇时,她才流露出本色,目光狠厉阴毒。

    吴太后等人到达温泉浴室所在的院落门口,把在里面伺候的太监宫女叫出来询问。听说沈荣瑶扮成丫头来找五皇子,她刚到,沈三姑娘就托小宫女送来一块丝帕。之后,沈荣瑶进到菊香斋等五皇子,一会儿仁和帝就进去了。吴太后意识到这件事不简单,但又说不清哪里的问题,就想一会儿让沈贤妃给她一个交待。

    院落里面有一座凉亭,与菊香斋的直线距离有四五丈远。吴太后就坐在凉亭里,男女欢爱的声音隐约传来,听得她面红耳赤、咬牙切齿。正在里面享受的人是儿子,老娘等在外面,这场景很滑稽,传出去就是笑话一桩。

    顾皇后和沈贤妃也到了,给吴太后见礼之后,一干主仆就一起在凉亭里等仁和帝完事。吴主后沉着脸不说话,顾皇后一脸无辜,沈贤妃的脸色最为精彩。

    仁和帝在温泉浴室宠幸女人,吴太后和顾皇后都传她过来,沈贤妃就是傻子也知道仁和帝正宠幸的女人与她有关。之前,她没接到消息,不知道仁和帝正宠幸的女人是谁。沈家今天有几位姑娘进宫,不管是哪个,都足够她丢脸了。

    伺候五皇子的太监在大门口探头探脑,偷偷冲沈贤妃的大宫女摆手。吴太后和顾皇后都在,大宫女不敢出去,只能视而不见。沈贤妃知道这个太监为榴花苑的事而来,可她走不开,两处的事都与她相关,她分身乏术,只能干着急。

    吴太后看到大门口的太监,沉着脸问:“他是干什么的?”

    “母后叫他进来一问不就知道了。”没等吴太后点头,顾皇后就让人把太监押进来,很客气地把责问太监的事交给了沈贤妃,自己在一旁看热闹。

    沈贤妃很无奈,只好回答,“沅儿喝多了酒,在榴花苑休息,正好与到他一位内定的侧妃,没把持住,两人做出不轨之事。沅儿酒醒,觉得没脸见人,在榴花苑跪着呢。下人怕他跪得太久影响身体,就想让臣妾去劝劝他。”

    顾皇后知道沈贤妃的话半真半假,掩嘴道:“沅儿是知礼守矩之人,估计是沈妹妹内定的侧妃品性不端,趁沅儿酒醉挑逗,才在御花园做出不堪之事。”

    吴太后紧紧皱眉,“哀家看周氏温顺知礼,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沈贤妃怔了怔,以后吴太后要试探她,忙说:“回太后,不是周氏,是沈氏。”

    “沈氏?她……”吴太后很惊讶,仁和帝正在温泉浴室宠幸的女人不是五皇子的内定侧妃沈氏吗?怎么五皇子也与沈氏行了不轨之事?沈氏分身了?

    “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皇上他、他好了,就要出来了。”

    吴太后愣了一下,就扶着梁嬷嬷站起来,带着一肚子疑问向菊香斋走去。

    仁和帝今天很高兴,这是自跟北狄开战以来,他最轻松的一天。派公主到南安国和亲之事得到众臣工的支持,也知会了南安国使臣。南安国使臣都认为盛月皇朝的提议可行,已派信使回国送信了。吴太后只是南平王妃闲聊,就为朝廷聊出了一百万担稻谷,五十万两银子。北宁王府也声明要捐献,东安王府和西和王府也不能落空。有了这些钱粮供给,北疆战线半年之内粮草、饷银无忧。

    与南安国联姻之事有了眉目,粮草之事暂时解决,这是朝廷的两件大事。

    看到赤身躺在床上、一脸茫然、鲜嫩嫩的女子,仁和帝回想自己刚才四次纵情,满意一笑。他自己穿好衣服,又拍了拍沈荣瑶的屁股,把衣服递给了她。

    “跟朕说说你是哪一家的女孩,叫什么名字,朕对你有些印象,只是记不清你的出身了。”仁和帝很温柔地扶起沈荣瑶,帮她穿上底裤中衣。

    沈荣瑶在复选时见过仁和帝,只因她是内定的五皇子侧妃,没邀宠,对仁和帝印象不深。被这个男人接连折腾了几次,疼得她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已想到他是皇帝,可仁和帝让她自报家门,她又惊又慌,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仁和帝见她瑟瑟发抖,没有被皇上宠幸后的满心荣耀,心里就不悦了。太监隔窗禀报说吴太后来了,他轻哼一声,整理好衣衫,就开门出来了。除了吴太后,众人都恭敬行礼,仁和帝让众人平身,又上前行礼并问候吴太后。

    “皇上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吴太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母后……”

    “带她出来,让哀家瞧瞧。”吴太后要看看沈荣瑶究竟比靳莲美多少。

    两个太监把衣衫不整的沈荣瑶扶出来,别人一看还好,沈贤妃身体一颤,差点没昏倒。顾皇后抛给沈贤妃一个嘲笑的眼神,亲自过去扶住了沈荣瑶。

    仁和帝很尴尬,愣了一下,才说:“就给她一个贵人的封号吧!”

    “皇上知道她是谁吗?”吴太后冷哼一声,又说:“她是沈阁老的孙女,二房庶出,是沈贤妃的亲侄女,也是沈贤妃为沅儿内定的侧妃。”

    顾皇后赶紧摆出贤淑大肚的姿态,陪笑说:“母后息怒,前朝就有姐妹姑侄共侍一夫的先例,这也不算什么,能在皇上身边伺候,也是沈家女儿的福气。沅儿的侧妃也好说,沈家及笄未嫁的女孩有几个,再选一个不就是了。”

    “你说得轻巧。”吴太后对顾皇后很不满,又狠狠瞪了沈荣瑶一眼。

    “就按皇后说的办吧!”仁和帝扫了众人一眼,扭头就走了。

    吴太后气得咬牙切齿,看到靳莲楚楚可怜的模样,她恨不得扇沈荣瑶几个耳光。仁和帝要封沈荣瑶为贵人,那靳莲怎么办?吴太后可要挠头了。

    “姑母,我……”沈荣瑶现在仍恍若梦中,面对沈贤妃,就更说不出话了。

    沈贤妃很想昏过去,可她偏偏很清楚,面对这么尴尬的局面,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看到沈荣瑶那副模样,她恨恨咬牙,抬手给了沈荣瑶几个耳光。

    “哟,沈妹妹,你这是干什么?”顾皇后赶紧把沈荣瑶护到身后,绷起兴灾乐祸的脸,说:“这位沈妹妹也是皇上的人了,她不违规矩礼法,你就是比她品阶再高,也不能打骂她。你们姑侄共侍皇上不是很好吗?何必那么小家子气。”

    “多谢皇后教导。”沈贤妃都没理会吴太后,转身就走了。

    顾皇后冷笑几声,吩咐道:“快去看看与成王在榴花苑苟合的是沈家哪位姑娘,今晚一并留在宫里,明天一起等候册封,都仔细点,若有闪失,本宫可不依。”

    吴太后憋了一肚子气,回到慈宁宫就病了,又是请太医,又是招人侍疾,就折腾开了。仁和帝知道吴太后在跟他要条件,没去侍疾,就直接答应了她的要求。

    沈荣瑶和沈荣瑾都被顾皇后安置在储秀宫,言明为了保护她信,不允许她们私自外出,也不允许她们见人,还派了身强力壮的嬷嬷随身伺候。两人都忧心自己的前途,同处一院,彼此连句话都不说,她们盼望明天,又怕明天过早到来。

    沈贤妃回到寝宫,狠狠发泄了一番。她冷静下来,思虑半晌,把五皇子和端淑公主叫来询问情况。又把沈老太太和吴氏、沈忺叫来,说了沈荣瑾和沈荣瑶的事。就现在她掌握的信息,矛头指向沈荣瑾,可她不相信沈荣瑾能把事情谋划得严丝合缝。她确定沈荣华参与了,可这种事就算她有证据,她也不能惩治沈荣华。

    沈荣华把几场戏都看完,确定自己安排策划得不错,才放心出宫了。她在宫门外等端宁公主,看到南平王府的马车出宫,她就让山竹跟上去看另一场好戏。

    ……

    果不其然,南平王府也有好戏上演,只不过这场戏太黑暗、太血腥了。

    唐璥昨天才来京城,旅途劳累,想休息几天,见一见京城的管事和掌柜。他早晨睡醒,得知南平王妃带孟兴华进宫了,心里很不安,就挑了两名女暗卫进宫伺候,随时传递消息。午时刚过,吴太后等人逼南平王妃捐银捐粮的消息就传出来了。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又是气愤、又是心疼,连午饭都没吃。

    得知南平王妃带孟兴华回来了,唐璥迎到二门上,刚要质问,就听南平王妃哽咽出声。平白捐出这么多银粮,南平王妃一介女流,比唐璥更心痛,更想不开。

    “怎么带她进宫了?”唐璥狠狠瞪了孟兴华一眼,语气里充满埋怨。

    “沈贤妃昨天就派人送出口信,说要跟我说话,还要见见外甥女。她明明来了京城,我不好推却,只能带她进宫,没知道她这么没深没浅、没轻没重。她起初倒是很得吴太后喜欢,我看是一路货色,这、这就是祸家的根源,呜呜……”

    替嫁阴谋得逞,五皇子主攻唐璥,沈贤妃直接给南平王妃写了信。两人都跟南平王府谈条件,威逼利诱,拉拢南平王府归入他们这一派。唐璥和南平王一直没明确答应,倒是南平王妃想着事情已闹到这种地步,就接受了沈贤妃示好。

    孟兴华得知南平王府要给她请封侧妃之位,就猖狂起来。她明知唐璥不喜欢她,但有沈贤妃和五皇子撑腰,她都肖想南平王世子正妃之位了。这些日子太得意了,没想到今日一不小心就入了局,败霍出南平王府这么多钱粮。

    南平王府得祖上荫庇,才有了这世袭的爵位,位列四位异姓王之一。盛月皇朝安定之后,南平王一脉就隐退朝堂,以经商为主,现任南平王和唐璥父子把南平王府的声势推上了巅峰。他们虽说身份显贵,但常年经商,也就沾染了无商不奸、无奸不商的习气。南平王父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把钱财利益看得太重。

    “下来。”唐璥对着孟兴华乘坐的马车喊了一声,语气冰冷阴狠。

    “世子爷,我……”孟兴华连滚带爬下车,跪到唐璥脚下,哭泣道:“世子爷,求世子爷为妾身做主,妾身中了那个贱人的圈套,才给王府带来了损失。”

    “你也知道给王府带来了损失?”

    孟兴华连连点头,“世子爷放心,等成王表哥登基,我会求他加倍……”

    “等他登基加倍还我?呵呵,好大的诱惑呀!”唐璥飞起一脚,踩到孟兴华脸上,顿时踩得她口鼻出血,“他要是不能登基呢?南平王府的钱粮是不是就打水漂儿了?你还说你中了别人的圈套?当初若不是你替嫁,爷会在南安国大发其财,还后顾无忧。你以为你们给爷画个馅饼悬在天上,爷就会上你们的当吗?”

    “世子爷还想着她吗?她现在是有夫之妇,世子爷……”孟兴华脸上又挨了一脚,当即就说不出话来了。她也是个憨直的性子,不会看势头,挨打也活该。

    南平王妃哭泣叹气,“算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不愿意见她就打发了。”

    “是该打发了。”唐璥冷哼一声,眼底充满森凉冷酷,“把孟侧妃和她陪嫁的下人及忠于她的下人全部绑了,今晚送到连州港。连州港的航线刚开始试航,需用女人血祭一祭水路,那些船工水手长年离家,太过寂寞,给他们一些奖励。五天之后,对外公布孟侧妃重病,我带她去南边养病,半年之后宣布她病逝。”

    “是,世子爷。”

    中年管事手一挥,孟兴华等人都没来得及哭一声,就被黑衣侍卫控制了。她们也知道等待她们的是死路一条,除了惊恐,她们也没有别的反映了。

    南平王妃有些于心不忍,“还是把她们打发到庄子里吧!要是让沈……”

    唐璥重哼道:“沈贤妃在我们府上设有眼线,她很快就知道她外甥女葬身大海了。阴谋替嫁,她就想把南平王府当傻子,我也该给她一个教训了。”

    “将来若成王得势,我们……”

    “母亲,你无须担忧,这些事我自会摆平。”唐璥揽住南平王妃的肩膀,宽慰一番,又说:“沈贤妃母子都是重利之人,孟氏只是他们的一颗棋子,没用了就变成了弃子。他们就是得了势,要针对我们,十万两银子就能让他们调转矛头。”

    南平王妃长叹一声,“就按你的意思吧!五天之后,我去津州等你父王。”

    孟兴华重病的消息传出去,没容家人来探望,就被唐璥带到南边养病了。等沈忺和沈家人再接到孟兴华的消息,就是死讯了,宫中一别,就成了今生永别。

    ……

    这一届秀女册封公布了,除了之前内定的,其它封赏指婚也很合理。也有例外的,比如靳莲被封为莲嫔,沈荣瑶被封了贵人,而沈荣瑾则成了五皇子的侧妃。

    沈荣瑶不精明,还很粗野,但野心极大。她喜欢五皇子其人,想着给五皇子做了侧妃,等五皇子登基之后,她就是不能母仪天下,也能位列四妃之首。

    现在,她成了仁和帝的贵人,心有不甘,就去找沈贤妃哭诉她被沈荣瑾陷害了。去了一次,第二次就被拒之门外了,而且沈贤妃还提醒她安守本分。她愤愤不平,扬言要让沈荣瑾自食其果,又开始努力争宠,都想着超越沈贤妃了。

    听说沈荣瑶成了皇帝的女人,被封为贵人,万姨娘当夜就在万户侯府的柴房里自尽了。万姨娘不傻,她了解沈贤妃,也了解沈荣瑶。沈荣瑶与沈贤妃一旦对立,肯定会惹怒沈贤妃,那么等待沈荣瑶的必是死路一条。

    所以,她先死了,到另一个世界给女儿开路打点去了。

    万姨娘的死对沈荣瑶是个致命的打击,没了万姨娘,沈谦景和沈荣瑜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沈老太太是庸俗势利之人,没万姨娘周旋,才不会管他们呢。

    沈家现在是沈慷当家,他的女儿凭自己的本事成了五皇子的侧妃,他也风光了一把。万姨娘的死讯传来,他以万姨娘已不是沈恺的妾室为由,不让沈家人去收尸。万户侯府无奈,只好在乱葬岗一侧找了块地方,把万姨娘草草掩埋了。

    ……

    阴春三月,月和宫内柳绿花红,鱼游浅水,春光正好。

    冯白玥正带一双儿女在院内玩耍嘻戏,太监宫女很整齐地侍立两旁。冯白玥的女儿排行十一,还不满两岁,正呀呀学语,就在十三皇子的百天礼上被赐封为端秀公主,是得封号最早的公主,可见仁和帝对冯白玥极为宠爱。十三皇子白胖可爱,只会瞪着两只大眼睛啃手爪,偶尔滚上一圈,逗得众人抚掌大笑。

    “娘娘,皇上这些日子只招莲嫔和沈贵人侍寝,你……”

    “那又怎么样?”冯白玥很淡定地询问,她担心自己的语气会引人猜疑,又笑了笑,说:“做人不能太贪心,皇上昨天不是还接十三皇子到御书房哄逗了吗?”

    冯白玥是聪明人,她知道帝王的爱不会长久,确切地说,那不是爱,只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那份爱来了,她坦然接受,爱走了,她平静相送,没什么大不了。有一双儿女傍身,只要她不犯大错,在宫中就不会少了尊贵和体面。她不屑于去争,明明可以过得轻松自在,她又何必自寻是非,空添烦恼呢?

    “禀娘娘,莲嫔娘娘来了,说是来看看小公主和小皇子。”

    “这种事还用来禀报吗?”没等冯白玥开口,白雨就板起脸训话了。

    冯白玥轻哼一声,说:“小皇子睡了,小公主正闹觉呢,请她改天再来。”

    靳莲有吴太后撑腰,没参加选秀,就封了嫔位,还很得仁和帝宠爱。本来冯白玥对靳莲印象不错,听说沈荣华差点被靳莲害死,她就害怕了。

    这几天,靳莲接连来访,每次都说来看她的儿女,冯白玥更加担心。靳莲精通邪术,她怕靳莲对她的儿女下手,可这样被动防备也不是长久之计。

    白雨叹气道:“姑娘说给送个人进来,好几天了,也没消息,真急人。”

    “她是说到做到之人,现在没送人进来,肯定是事情还没办成。再说,就算她找到能破解邪术的人,怎么留在月和宫,还是个问题。”冯白玥通情达理,她的娘家有等同于无,宫外有什么事,需要什么,她只能依靠沈荣华。

    “娘娘,沈贵人来了,说是来给请安。”

    冯白玥挑了挑眼角,问:“让她进来吗?”

    “娘娘是主子,奴才们哪敢拿主意?”

    “那就打发了吧!本宫也累了。”

    沈荣瑶也很得宠,同靳莲都平分秋色,但比起靳莲,她的根基要浅得多。沈贤妃对她不理不睬,言明不需要她固宠,只希望她恪守本分。万姨娘死了,沈贤妃对她又那么冷淡,沈荣瑶只好投到皇后麾下。沈荣瑶也知道皇后收纳她只是想让她与靳莲争宠,从而与吴太后抗衡,并不是真心要提携她。

    所以,沈荣瑶现在宫中的处境尴尬且无助,这也预示着这条路她走不远。

    ……

    沈荣华坐在水榭的栏杆上,听山竹讲跟宫中的内线收集到的消息,越听越觉得无趣。她对深宫中的女人拉帮结派争宠没兴趣,她想了解靳莲。可凡是宫里送出来的消息都是靳莲如何跟沈荣瑶争宠,如何讨好吴太后之类的旧闻。

    连成骏把宫中的势力交给了她,她想让他们监督靳莲,其次是沈贤妃。可这两个人都太狡猾,不动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端倪,等发现端倪,就为时已晚。

    “跟他们说,以后这样的消息就别往回传,没的浪费人力物力。让他们对和妃母子多加关注,必要时出手保护,别让无辜之人成了某些人争宠的牺牲品。”

    “是,姑娘。”山竹摇头轻叹,“现在四姑娘可惨了,她得皇上宠爱,可吴太后总刁难她,沈贤妃也不理她,她就死巴着顾皇后,她就是顾皇后的一颗棋子。”

    “不惨。”沈荣华知道山竹有点同情沈荣瑶,想想前世冤孽,沈荣瑶就是再惨也不值得同情。棋子的命运最终都是弃子,沈荣瑶费尽心思,也难以摆脱已成型的境况。这个局是她设下的,这条路却是前生注定沈荣瑶要走的,她想说活该。

    沈荣华拍了拍山竹的手,说:“沈贤妃很喜欢沈荣瑶,说不定现在这僵局是做给人看的。遇到大事沈贤妃自会帮她,她还轮到我们同情,我们可怜她也多余。”

    山竹点点头,“奴婢去传话。”

    沈荣瑶、沈谦景和沈荣瑜与她同父异母,血脉相连。可万姨娘自幼教导他们视嫡系为仇敌,致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比素昧平生的陌路人还多了刻骨的敌意。前世,万姨娘母女是怎么搓磨践踏她的,她每每想起都不寒而栗。

    如今,沈荣瑶走到了这一步,沈谦景和沈荣瑜在沈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万姨娘一见势败,就赶紧寻了短见,大概怕别人看她的惨相,连儿女都不顾了。事到如今,无须她再去报复他们,但她不会同情他们,更不会伸手相助。

    “姐姐,想什么呢?”晨哥儿围着沈荣华转了两圈,才坐到她对面。

    “没想什么,你怎么没去上课?”

    “夫子说今天春闱放榜,明天他还要去拜访考得好的同窗,这两天都不用上课。姐姐放心,夫子不在我也会认真读书,不明白的就请教姐姐,只是……”

    “担心你县试和府试的成绩?”

    晨哥儿摇摇头,很自信地说:“不担心,我能考过,只是我想参加今年的院试。要是我能通过院试,取得好成绩,成了禀生,声势可就大不一样了。”

    “你今年还不满十二岁,少年得志确实不错,但我认为不是好事,我想让你明年再考。你是林阁老的外孙,还有我这个姐姐,你的声势没人敢轻视。”

    “我再想想吧!”晨哥儿不是犟性子的人,但他心里很有准儿,这令沈荣华和连成骏都头疼。他们不想让他参加院试,怕他压力太大,可他认准的事任旁人劝得口吐白沫,也不好改变,“姐姐,我想去看春闱放榜。”

    “去吧!让虫九和蛇皮跟你一同去。”

    沈荣华刚送晨哥儿出了门,连成骏就让人来叫她,说是有客人。沈荣华来到外书房,看到连成骏正跟万永琎说话,两个打扮得利落朴素的中年女子正在旁听。

    “琎表叔什么时候回来的?”沈荣华给万永琎见了礼,又说明晨哥儿出去了。

    “前天。”万永琎没问晨哥儿的事,指着那两名中年女子说:“她们都是奇门的人,对奇幻阵法颇为了解,她们会在京城逗留一段时间,希望能帮上你们。”

    两人向万永琎道了谢,沈荣华留那两名中年女子住在蒲园,吩咐管事带她们去客房休息。先留她们住下,在商量进宫接近靳莲,破解奇幻阵法的事。

    “我父亲前天就给皇上上了折子,请求立晨哥儿为万户侯世孙。折子一直没批复,也没消息传出来,想必是遇到了阻碍,连我安插的人也没收到消息。我离京时间不长,一回来就感觉京城有风向在变,一时又说不清因何而变。”万永琎比以前更为深沉,大概是没想到为晨哥儿请立会遇到困难,心里因此而烦闷。

    连成骏笑了笑,说:“宫里的暗线也说现在宫中的氛围不同了,他们隐约感觉跟靳莲有关,却又抓不到一丝半缕的证据,这些天也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我收到你的信,就联系了奇门门主,他就派了两名弟子过来。”万永琎停顿片刻,又对连成骏说:“你查靳莲的身世不应该查靳莲其人,应该换个角度。”

    靳莲敢到天下最繁华锦绣、最波谲云诡的地方运筹风雨,肯定做足了万分准备。她伪造的身世定会天衣无缝,不会单凭查靳莲其人就能发现端倪。

    现在有两个比较关键的问题,第一是吴太后对靳莲的事知道多少。第二,靳莲费尽心思进宫承宠的目的是什么,若是只是享受富贵荣光,任谁都认为牵强。

    沈荣华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现在靳莲惹到她了,都想对她下杀手了。不还击不是她的性格,连成骏也不答应,这段时间他闲得心里都长草了,正寻找挑战的机会呢。不管靳莲和他们有什么恩怨,坟坑已经挖下了,用上是迟早的事。

    连成骏沉思半晌,说:“吴太后有一个庶妹远嫁靳家,没几年就死了,留下了一个女儿。吴太后这个庶妹出嫁时,当今皇上已被立为太子,吴太后已晋升为贵妃,吴家也发达了,她的庶妹为什么还要远嫁?她的庶妹刚远嫁一年,皇上就登基了,吴家成了承恩公府,她这个庶妹为什么和娘家断了联系?这些问题或许只有吴太后能解答。这个靳莲长到这么大才来认亲,我估计她就是个假冒的。”

    “吴太后本来就是个拎不清的人,最容易被人哄骗利用,还自作聪明,贪财好名。”万永琎面带嘲讽,评论吴太后可谓针针见血,“你们若一时摸不清靳莲的情况,抓不住她的把柄,可以先放一放。她若抱在不可告人的目的进宫,不会总是这么安分,迟早会露馅。若你们太着急,只会让她牵着鼻子走,会适得其反。”

    “琎表叔说得对,本来我们该以静制动,现在恰恰相反,是我太心急,失了有利局势。”沈荣华坦然认错,并保证知错就改。但她心里一直对靳莲害她耿耿于怀,这个仇不报,她心里永远不平衡,现在看来,报仇只能静待时机了。

    万永琎点点头,愣了一下,说:“我想接晨哥儿到侯府住一段日子。”

    “可以。”沈荣华答应得很痛快,“他非要参加今年四月的院试,要考个禀生扬眉吐气,我不支持。他还不到十二岁,这么早考取功名对他没好处,琎表叔劝劝他。晨哥儿总给自己压力,对自己严格要求,我想是因为有些事让他无法释怀。”

    “你娘还活着,活得不错,过的是她喜欢的日子。”万永琎是聪明人,沈荣华一开口,他就知道她要说什么,就直接给了答案,又补充道:“我也是上个月才知道她在哪里,自几年前在破庙发生那些事,她就没了音信。晨哥儿只问过一次,我说我不知道她是死是活,不知道她在哪里,他以为我骗他,就再也没提起过。他想尽快考取功名,是为了摆脱我,还有你,对他的束缚,做自己想做的事。”

    沈荣华沉重点头,“琎表叔,我想知道几年前那个晚上在破庙发生的事。”

    那晚,晨哥儿病得昏迷不醒,只记得林氏偷偷带他到破庙一旁的村子里去看病。等他醒来,看到的是戴着面具的万永琎,林氏音讯全无,直到现在。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林氏为什么会和晨哥儿分开,只有万永琎才能回答。

    万永琎叹了口气,说:“你娘和晨哥儿由燕家护卫保护离开津州,进了京城的地界就被沈贤妃派去的人追杀。他们一路急驰,跑到距离京城几百里的景州城外,才摆脱了追杀他们的人,在一座破庙休息。那晚,晨哥儿发热,病得昏迷不醒,你娘不想再讨扰燕家护卫,就一个人带晨哥儿到附近的庄子找大夫。我赶到时,追杀他们的人正跟燕家护卫厮杀,而且燕家护卫已经呈现败势。我派去跟踪他们的人说你娘和晨哥儿没在破庙里,我就想糊弄追杀他们的人,就让……”

    “你为什么不帮忙?我知道琎表叔的人都是高手,若你们插手,肯定能打败沈贤妃派去的人,燕家的护卫也不用白白死去,我娘和晨哥儿……”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晨哥儿掀帘子进来,以极不友善的目光冷视万永琎,“明明可以不死人,就因为自私、冷漠,或者是惧怕,才搭上了几条人命。”

    面对沈荣华的质问、晨哥儿的指责,万永琎一言不发,只默默凝望窗外。北宁王府与燕氏一族不睦,他与燕氏一族在生意也存在诸多竞争。得知保护林氏母子的人是燕家的护卫,他百般排斥,自然不会帮他们,只救下林氏母子就好。

    连成骏打圆场,笑了笑,说:“荣华,晨哥儿,还是问重要的问题吧!高手生死搏斗,一招不慎,就会没命,关键时刻,谁都要综合考量,我也一样。”

    沈荣华点点头,勉强一笑,“琎表叔勿怪,麻烦你接着说吧!”

    “我趁他们打斗正激烈,让手下到山脚的窝棚里找了冻死的母子两人,把尸首抬到了破庙,又把破庙点燃了。燕家护卫全部被杀之后,追杀他们的人进去查探,看到尸首被点燃了,就跑出去,把燕家护卫的尸首也丢到了火里。大火烧了半个多时辰,直到把破庙烧成灰烬,追杀他们的人才离开了。”

    连成骏想了想,说:“当地官府的案宗上记载了七具尸体,多一具。”

    “可能是流浪到破庙的乞丐,或者说就是死人,我也不清楚。”万永琎深深看了晨哥儿一眼,又说:“你娘只知道离破庙不远有一个小庄子,却不知道庄子的入口在哪,根本无法带你去找大夫。看到破庙里打起来了,她知道是追杀的人到了,就背着你往庄子里跑,惊动了追杀你们的人。危急时刻,一个流浪汉救了你们,还用土法缓解你的病情,给你们找来了草药、食物和水。

    我找到你们,跟你娘讲了当年的事,要带你们到最安全的地方。你娘也是倔强的脾气,又恨透了我,说宁愿跟流浪汉过一辈子苦日子,也不会跟我。我以那个流浪汉的性命威胁她,她无奈,答应让我带你走。我很生气,让人把他们绑到一匹老马上,让他们先跑一盏茶的功夫,我再带人去追,追上就杀了他们。我们追到了京城的地界上,也没追上他们,我也很奇怪他们是怎么跑掉了,最近我才知道。你去找你娘吧!等你们见到她,许多事情也就大白于天下了。”

    沈荣华从万永琎手里接过写有地址的纸,强忍泪水,向他郑重道谢。万永琎也是被害之人,站在他的立场上,他也没做错,错的是天意、是命运。

    万永琎跟连成骏说了几句话,起身告辞,他走到门口,听到晨哥儿轻轻喊了一声父亲。他愣了许久,任泪水打湿了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