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二章 害人不成反害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刚看到他的六名手下全部被抓,负责押解的几名有来历的侍卫也被控制了。混在人群里的隐卫没发挥作用就消失了,显然是有人对他们动了手脚。接下来该轮到他了,丁狗和蛇影等人都杀人如麻,他想从他们手里活命,千难万难。

    “芳华县主,我们做笔交易吧!条件由你开。”朱刚表面上很镇定,从他的声音就能听出他的牙齿都在打颤,“你要相信我对你们肯定有用。”

    “我要是不信呢?”沈荣华很专注地看着窗外楼下,眼皮都没撩朱刚。

    “我、我知道一件秘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朱刚不死心,又抛出诱饵。

    沈荣华揶揄冷笑,“说来听听。”

    朱刚长叹一口气,试探着说:“南安国的重臣,复姓欧阳,单名为陆,投靠了成王殿下,听说是沈贤妃安插在南安国的眼线,他们正在做一件秘事。”

    “你知道是什么秘事吗?”

    “略知一二。”朱刚见沈荣华很关注他的话,心里有了底气。

    沈荣华耸了耸肩,摇头说:“很可惜,我对他们的秘事没兴趣。”

    欧阳陆是沈阁老当年安插在林楠身边的眼钱,他死之后,暗线耳目都由沈贤妃和五皇子接手了。前世今生,欧阳陆确实帮他们做了很多事,现在可是帮不上忙了。沈贤妃与欧阳陆这么多年充其量与欧阳陆有几面之缘,根本不知道现在他们的身边的欧阳陆已非当年的欧阳陆了,不管他们做什么秘事,最终都是闹剧。

    “听到了吗?我们东家对你所说的秘事没兴趣。”虫六抬手给了朱刚一个响亮的耳光,“拿不出让主子们感兴趣的东西,你活着也就没价值了,知道吗?”

    沈荣华冷冷扫了朱刚一眼,问:“你什么时候背叛连轶、投靠五皇子的?”

    “三、三年前,就是连轶和连成驭伙同吴昆父子陷害……”

    “我不想听了,你们处理吧!”沈荣华知道朱刚要说连成骏当年被连轶等人陷害之事,心里格外沉重。本是几世冤家,为何要成为父子?最终徒增伤悲。

    虫六看到连成骏杀了连轶,非常解气,冲朱刚冷哼几声,说:“是时候收拾你个狗杂碎了,你刚才用哪只脚踢了老子?看老子不剁掉你的狗腿。”

    丁狗有意见了,“你把他的两只脚全部剁掉了事,干吗还说是狗腿?”

    “他也踢我了,虫六,你别把他的两只脚全剁掉,给我留一只。他刚才把丁狗当主子,还用他的臭手拍了丁狗,干脆把他的手也一块剁下来。”

    虫六点点头,看了看浑身颤抖的朱刚,诡笑道:“我刚才好像听他说日了狗了,估计丁狗没听到,蛇影,你听到没有?我应该不会听错。”

    蛇影重重点头,“他确实是说日了狗了,我听得清清楚楚。”

    “你们说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那句话就丁狗的底限,一听就咬牙切齿。

    “是他说的。”虫六和蛇影同时指向不知所措的朱刚。

    丁狗阴沉着脸,一剑砍断朱刚身上的绳子,提起他去了临近的雅间。半盏茶的功夫,就听到朱刚的惨叫声响彻了整座酒楼,过了一会儿,声音又嘎然而止了。

    虫六嘻笑几声,对沈荣华说:“那句话是丁狗的禁忌,只允许白岛主一个人说,别人要是敢提一句,丁狗肯定会翻脸。那日主子随口说了一句,他还甩了几天的脸子呢,白岛主一说,可就不一样了,丁狗就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了。”

    沈荣华忍俊不住,笑出声,“白岛主百无禁忌,你们不学才好。”

    “我完事了。”丁狗满身是血出来,说:“那王八还没死,你们继续。”

    “留他一条命,妥善安置,说不定能问出有价值的消息。”沈荣华看到四皇子带御林侍卫包围了连成骏,忙说:“你们善后吧!山药,我们下去看看。”

    ……

    连成骏站在马上,俯视四皇子,嘴角挑起冷笑,在他轮廓深刻的脸庞慢慢绽放,最后开成冰山雪莲,“依胜王殿下之见,我是不是该留下来喝杯茶?”

    自听万仁说天牢里正在谋划针对他的阴谋,他怕沈荣华担忧,表面上毫不在意,私下却做足了应对之策。今天朱刚等人一来,他跟他们说得不多,就从他们的话里听出了端倪。之后,他巧施分身之计,两个连成骏就分头行事了。他安排调度,又杀人辩理,折腾到现在,还真有点累了,很想坐下来喝杯茶。

    “哼!你杀人害命人证物证俱在,我今日奉旨缉拿你,不容半点私情。”四皇子装腔做势,好不容易捞到了这份美差,他自然要充分发挥。

    就与北狄是战是和的问题,四皇子也归到了主和的阵营,与五皇子一派主张一致,而两派内部却摩擦不断。今日连轶陷害连成骏一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沈贤妃和五皇子是主谋,这其中牵扯极大,他能不利用此事大做文章吗?

    “圣旨呢?拿给我看看。”

    “你是一介白身,皇上言明永不启用,有什么资格看圣旨?”没等四皇子开口,他身后一个副将就冷冷斥呵,又骂出一堆不知所以的话攻击连成骏。

    四皇子冲连成骏抬了抬下巴,“听到了吗?本王的副将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听到了。”连成骏轻咳两声,冲醉仙楼的窗户高喊:“丁狗,有人骂你。”

    丁狗刚收拾了朱刚,正看热闹呢,听说有人骂他,咬牙问:“哪个孙子骂我?”

    蛇心阴阴一笑,高声答道:“胜王殿下的副将,就是他,他骂日了狗了。”

    “龟孙子。”丁狗纵身跃下,白色的衣衫沾满了血迹,舞动腥风,没等御林侍卫反映过来,就把四皇子那个副将提下马,重重摔在地上。丁狗阴阴一笑,掏出一粒药丸,又抓起那个副将,塞到他嘴里,“我让你日,我让你尝尝我刚研制的崩根丸。知道什么叫崩根丸吗?就是嘣一声,根没了,嘿嘿,这名字有点俗。”

    那副将吃下药丸,倒地昏迷,露在外面的脸和手很快就涨成了紫红色,呈下行之势,很快又变淡了。两名侍卫上前检查他并无外伤,四皇子就让人把他送回家去了。刚把他抬上马车,他就醒了,身体也没特殊反映,继续留下来执行任务。

    被摔倒在地,又被喂下了药丸,他始终悬着心,不象刚才那么有恃无恐了。

    晚上,这名副将回到家,洗完澡,刚要与小妾欢爱,就感觉整个身体无限膨胀,很难受。折腾了一柱香的功夫,他的下体就胀烂了,他成了太监。他的家人求了太医,又找了四皇子,闹腾得很激烈,四皇子给了他补偿,也就息事宁人了。

    当然,这是后话了。四皇子怀疑这副将是五皇子的眼线,就把事情压下去了。

    四皇子看到丁狗收拾他的副将,速度快到令御林侍卫眼晕,他知道连成骏的手下都是高手,对主子忠心有加,很气愤,高声呵问:“连成骏,你想干什么?”

    连成骏漫不经心地说:“你的副将骂了我的手下,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让他们清算吧!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对了,你奉旨缉拿我,你的圣旨呢?”

    “你……”四皇子很怵连成骏,不敢再说他不配看圣旨,又转移话题,冷笑道:“本王的副将什么时候骂你的手下了?你不要无事生非,拿一个副将开刀。”

    “他刚才在心里骂了。”蛇心轻飘飘落到囚车上,把吴晧和连成驭的人头踢到一旁,“我能看穿人心,胜王殿下不信吗?要不我来说说你在想什么。”

    “快说快说。”蛇胆也落到囚车上,“让大家都听听胜王殿下心里所想,看看他是否知道这副将是别人的暗线,还有,他是不是对我们截获的密信有所企图。”

    “你、你们……”四皇子气急了,指着连成骏说:“你当街杀人,杀的还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如此狠毒,律法天理不容,还有那两颗人头也是新死,你还有什么好说?不管你截获了什么密信,自有皇上圣断,光天化日之下,怎容你肆意屠戮?你置王法天威于何地?来人,将连成骏及他的手下全部拿下。”

    御林侍卫严阵以待,接到命令,对连成骏等人的包围又缩小了一圈,却没人敢轻易动手。那名副将虽说醒了,又回到队伍,却魂不守舍,成了前车之鉴。

    连成骏冷冷一笑,问:“蛇心,我们现在有多少人手?”

    “回主子,我们这些人加上南安国的侍卫,大概有几百人吧!”

    丁狗狠啐了一口,“主子,人不在多,而在精,要让我来说,我们的人手若都乖乖束手就擒,京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