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自从那几声微弱的惨叫声后,客栈中再也没有其他事情发生,卫景阳在他师兄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很快就蜷缩着睡过去。韩锐看着卷缩在他怀里眨眼就睡过去的少年,满脸的无奈,阳阳就这么放心他,美人在怀却要坐怀不乱,那也是甜蜜的折磨。

    一夜无梦,韩锐早早的就醒来,让小二送热水上来,卫景阳在他家师兄开门进来的时候就张开眼睛,扒着穆易睡了一晚上,总被主人师兄嫌弃的雪儿也跟着窜进来,在主人师兄身边转来转去,雪儿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它如今会招主人的嫌弃,都不让它进房睡觉了。

    雪儿不明白,韩锐却是明白的,这银狐聪明的很,平日里他没有回来,阳阳自然无所谓雪儿呆在房间内睡觉,但是他回来了,两人就算还没有确定关系,难免会有些亲热的举动,阳阳必定也是不愿意被这聪明的银狐围观,当然韩锐也不喜欢,所以自从韩锐回来后,雪儿晚上再也没有机会进主人的房间内睡觉。

    韩锐看着有些迷糊的少年走过去笑道:“醒了就起来,我们吃了早饭就赶路。”

    卫景阳此时还未有些迷糊,晃晃脑袋想甩开在他头上肆虐的手,结果却没有如意,卫景阳大清早的就被他师兄招惹,终于无法忍受怒道:“师兄你够了没有,都变成鸡窝头了。”

    眼看着少年恼羞成怒的样子,眼角微微上挑带着水润和刚睡醒怒气冲冲的样子,韩锐嘴角上翘不动声色的收回手笑道:“清醒了,那就起来。”看着少年被他揉的乱糟糟的脑袋,实在很有喜感。

    摆脱师兄作弄他的手,卫景阳感觉清醒许多,爬起来穿上师兄递给他的衣服,洗漱后,卫景阳跟着师兄带着雪儿来到楼下点了些早餐,外面的东西虽然没有瑞王府的东西精致好吃,不过偶尔吃起来也是不错。

    穆易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大口吃着,完全不去看饭桌上秀恩爱的两人,以前跟着小少爷的日子实在很好,待遇也不错,还没有什么事情穆易感觉很好。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两位主子总在单身的他面前秀,让穆易特别难受,三两口吃完穆易站起来准备回房间收拾东西,没办法让主子不谈恋爱,他眼不见总行吧。

    韩锐给卫景阳夹了一个羊肉煎饺,开口道:”穆易你去准备些肉干。”说着连眼神都没有丢给穆易一个,继续他给家少年投喂。阳阳昨天确实准备了不少糕点,却并没有准备雪儿的食物,若是让雪儿跑出去猎食,到时候弄的脏兮兮,韩锐是有带雪儿的经验,弄些肉干备着喂就没有那个麻烦。

    穆易很快就买来一大包裹的各色肉干,还备了一些干粮,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两个主子已经收拾好东西下来了。穆易把马车套在马上,雪儿已经跃上马车蹲在木板上。韩锐掀开门帘,卫景阳看到他们的马车内居然卷缩着一个人,韩锐和卫景阳对视一眼,两天不一而同的想起昨晚听到的惨叫。

    韩锐开口道:“先上车吧,其他等下在说,”卫景阳听到后点点头,他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监视,不过昨晚出现惨叫声,今天到现在都没有人发现异常,而且掌柜和店小二也好似完全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般,处处说明这个客栈有些诡异。卫景阳想着他们不会住进黑点了吧,好在他们点子够硬,所以没有人动过他们,不过白天看着这店也没有什么问题,羊肉饺子也是用羊肉做的。

    马车被穆易赶着出了客栈,韩锐正在检查那个卷缩在马车内的人,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瘦弱的少年,穿着黑衣卷缩在马车的一角,若是晚上没有太好的光线,会很轻易被忽略掉,此时少年正在昏迷,他师兄正捏着少年的手腕检查,看来这瘦弱的少年并不是睡着,很可能是受伤了,脸色也相当苍白。

    卫景阳见马车被赶出客栈后,轻声问道:“师兄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受伤了,看着情况不太好。”

    韩锐皱了皱眉头开口道:“嗯,应该是被人用内力震伤了,幸好他有练内功,心脉上有一股内力保护着他,不然这时候应该死透了。”韩锐说完伸手去解少年的衣服,很快他们在少年的后背发现一个青黑的掌印,少年不醒肯定是和这有关系。

    卫景阳看向他家师兄问道:“师兄能救活吗?可能和昨晚我们听到的惨叫声有关。”

    韩锐把少年的身子盘坐起来这才回答道:“救倒是能救,就是麻烦了一些,阳阳想要管这件事情。”

    卫景阳听到后摇摇头道:“就是有些好奇,闲事我可不喜欢管,原本就说好了要去玩的,等把人救活了就把他放下吧,报仇什么的还是由他自己去,不需要咱们来。”

    韩锐听到卫景阳的话笑了起来,他的阳阳果然怕麻烦,不太管闲事,只对他们这几个亲近的人好,对外人根本不在意。韩锐的内力进入少年的身体,很快那些侵入少年筋脉中的阴寒内力被驱逐出身体,韩锐引导着少年微弱的内力开始运作,几周天后韩锐就收回手。他愿意陪着阳阳练功,甚至不惜损耗自身单打修为,但是对于其他人,韩锐可不是什么烂好人。

    面对卫景阳好奇的目光,韩锐笑着揉揉师弟的脑袋道:“他体内的阴寒内力已经被我驱除,内伤可以抓几贴药治,过些时间就能够慢慢好起来,等他收功后就可以清醒过来,到时候你就可以问问怎么回事了。”

    少年在一刻钟后清醒过来,当他发现被一个人盯着的时候顿时脸上充满了戒备,韩锐此时正靠在马车门口闭目养神,只有卫景阳挺无聊,不让雪儿进马车,师兄又闭着眼睛养神,他现在又不能躺在师兄大腿上休息,毕竟马车里多了一个人,卫景阳没有被人围观的爱好。

    卫景阳看着少年一脸戒备的样子,开口问道:“喂,小家伙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在我的马车内。”

    少年在听到卫景阳开口后,整个人吓的颤抖起来,结结巴巴的开口道:“我身上没有银子,就在你们的马车上睡一晚,你们,你能放我下车吗?。”这时候少年已经发现靠在马车门边闭目的韩锐,韩锐整个人就犹如一把出鞘的剑凌厉异常,气势非凡,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靠近。

    卫景阳皱着眉头听少年漏洞百出的谎言,这小子身上肯定有事,要不然用不着隐瞒他们,不过卫景阳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既然对方不想告诉他,他也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去管闲事。

    卫景阳开口喊了一声:“穆易停车,”赶着马车的穆易听到后,“喻……”了一声,马是训练有数的马,随着穆易的声音很快就停下来。

    韩锐这时候也张开眼睛看了少年一眼,见阳阳不愿意去管,江湖上的仇杀之类实在太多,既然对方不愿意说,韩锐也懒得管闲事,他认为陪阳阳南下玩还是比较重要的,而且皇上也交代了南下的任务,韩锐不想在路上闹出什么事情耽搁时间。

    过去十多年私盐越来越严重,南边是出产着大夏九成的食用盐,可是这几年上供朝廷的盐税越来越少,不足过去十几年的二三,皇上知道地方官员勾结盐商,把钱都私吞了。皇上心里自然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不管他派出去多少个钦差,结果能回来的就没能查出什么,不能回来的就更不用说,大概是直接被灭口了。

    盐这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