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五我以为你也不管我顾自己走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郁仲骁望着后视镜里绷着脸杞人忧天的叶和欢:“刚才问你的话,怎么突然到云南来了?”

    “……”叶和欢又恢复了最初的沉默,缩回去蜷在座位边上。

    “你来这里,家里知道吗?”

    他像个称职的长者,开始对她进行盘问:“云南有你认识的同学?以后晚上八点后不要独自外出。”

    叶和欢掀起眼皮,懒懒道:“那组团是不是就能出来了?”

    “……瘙”

    郁仲骁被她呛得语塞,随即硬声道:“不管几个人,三更半夜都不许出去。”

    “那你自己不还大半夜出来,”叶和欢想着刚才那个挽了他手臂的女人:“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几岁,我几岁?我在你这个年龄——”他没再说下去。

    “你在我这个年龄干什么?”

    叶和欢又凑上去,却听到他敷衍地说了句‘没什么’,她看着他的后颈,黑色的衬衣领子很挺括,其实他给她留下的印象,一丝不苟,严肃,古板,半晌,他又开腔道:“反正,晚上女孩子好好呆在家里,乱七八糟的地方都别去。”

    “那什么地方算乱七八糟,小姨父刚才准备去的会所吗?”她不耻下问。

    郁仲骁突然对这个装傻充愣的孩子无言以对,转头看向后视镜,捕捉到她闪烁的眼神,也发现她眼睛的红肿:“那是工作需要。”

    叶和欢没料到他会跟自己解释,也不再跟他顶嘴,因为挨得近,甚至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味。

    “小姨父,刚才那个女的是不是喜欢你?”她又开启另一个话题。

    郁仲骁没有回答。

    她坐回去,揉着自己的肚子,轻声嘀咕:“长得蛮漂亮的,就是性格看上去很要强,我怕她压着你。”

    “怎么又突然肚子痛?”他突然问。

    叶和欢愣了愣,被他一提,右腹又隐隐作痛起来:“可能是吃撑了,刚才,我买了个大番薯。”

    说着,她用双手比出了一个大小。

    见郁仲骁没再说话,叶和欢看了看他的右手,想起他左肩的伤势:“小姨父,你肩膀上的伤口愈合了吗?”

    “嗯。”

    他单调的应对让她没了说话的兴致,头靠在车窗上,想起严舆,不免又有些感怀春秋。

    ……

    到了医院,下车的时候,叶和欢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是严舆的号码。

    她直接挂掉,又把手机关了。

    郁仲骁在前面挂号,叶和欢坐在廊间的椅子上,抬起头望着他的背影,他的穿着搭配偏向于稳重,言行举止间也更令人感到放心,两次,都是他陪自己来的医院……她砸了下嘴,还真是好人,难得一遇的烂好人。

    想到他的家庭,会长得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也就不稀奇了。

    郁仲骁挂了号拿着单子过来:“还能起来走吗?”

    叶和欢心想他也不容易,不说耽误工作,还要陪自己折腾,就乖乖地配合,跟他上了二楼。

    ……

    医院替叶和欢做了一番检查,最后得出结论,慢性阑尾炎转为了急性。

    “我的建议是,做一个阑尾炎切除手术。”

    从小到大,叶和欢都没上过手术台,哪怕是个小手术,也把她吓得不轻,眼泪又止不住地掉下来。

    不仅仅是害怕,还有迷茫跟无助。

    郁仲骁站在她的身后,沉默了几秒后问医生:“一定要动手术?”

    “我看她疼的厉害,与其以后反反复复,不如尽早动了手术。如果你们同意,我马上安排手术。”医生说。

    叶和欢仰起头看向郁仲骁,这个陪在自己身边、勉强算得上家长的男人。

    郁仲骁斜了她一眼,对医生道:“动吧。”

    ——————————————————————————————————————

    叶和欢躺在手术台上,无影灯嚯地打开,光线扎得她睁不开眼,手指却紧紧地揪着身下的台布。

    主刀医生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为了缓解病人的紧张,主动跟她聊天。

    “陪你来的是你哥哥吗?你爸爸妈妈呢,怎么没一起过来?”

    叶和欢看到有个护士拿起针筒,身体跟着僵硬,眼圈又红了,声音有些哽:“我爸爸妈妈工作比较忙,在外地出差,陪我来的是我舅舅……”

    她沿用了上次在医院的那套说辞。

    当麻醉剂注入体内时,叶和欢疼的五官皱在一起,凭着最后一丝神智,突然问旁边的医生:“我舅舅呢?”

    “在外面等着。”戴着口罩的护士道:“刚还签了手术同意书,叫郁仲骁对吗?”

    叶和欢哦了一声,头一歪,彻底昏睡过去。

    ……

    阑尾炎虽然是个小手术,但麻醉过后,叶和欢还是硬生生被疼醒了。

    就在刚才,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韩敏婧还有叶赞文,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地在客厅看电视,韩敏婧靠在叶赞文的怀里,她趴在茶几上写作业,没有殷莲,也没有叶静语。

    但是当她睁眼,看到的是跟梦中画面格格不入的雪白墙壁。

    单人病房里除了她,再也没有其他人。

    叶和欢撩起衣服,看到自己右侧腹部的纱布,只觉得钻心的疼痛,又口干舌燥,房间里没热水壶,她掀了被子,小心翼翼地下床,拿了医院专用的搪瓷杯,想厚着脸皮去跟护士要水喝。

    刚一转身,病房的门从外面推开,叶和欢偏头看到进来的郁仲骁,一时忘了自己要去干什么。

    他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手里拎了个水壶,还有一袋早点。

    郁仲骁瞧见下了床蹦跶的叶和欢,也稍微愣了下,随后立刻道:“怎么不在床上休息?”

    “嘴巴有点渴。”

    她穿着宽大的蓝竖条病号服,拿着个搪瓷杯,蓬着头发,舔了舔干干的唇瓣,可怜中又透着几分猥琐。

    郁仲骁让她躺回去,她立刻放下杯子,捂着伤口慢吞吞地爬回被子里。

    “小姨父,你在这里陪我一夜吗?”她靠着枕头,眼睛一直锁在他的身上。

    郁仲骁轻描淡写地‘嗯’了声,把早点搁床头柜,他用热水泡洗了两遍那个搪瓷杯,确定干净后才给她倒水喝。

    “医生说,手术后要以清淡好消化的食物为主,所以买了小米粥。”他脱了大衣,衬衫袖口挽到手肘处,露出一截结实麦色的小臂。

    叶和欢听他耐心地解释,又看着他从袋子里拿出一次性饭盒。

    早晨的阳光照过来,勾画出他深刻峻挺的脸廓,高挺的鼻梁在他的另半侧脸打下阴影,他的下巴处冒出了青茬,在他的动作间,她闻到若有若无的烟草味,忽然觉得异常的温暖。

    看着他认真用勺子搅拌粥的动作,她的眼眶一胀酸,眼泪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