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美年华遇到你三十三我现在喜欢的人就是他(二哥来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窝在被子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

    叶和欢抬手揉了揉眼睛,忘了看来电显示,直接接起,嗓音有些粗哑:“喂?”

    “叶和欢,你老实说,你现在哪里?一个小时工夫,花去二十几万,有你这么刷卡的吗?”

    叶赞文的怒斥声从听筒里传出,叶和欢没说话,按了挂断键,又拉黑那个号码,往前一扑,趴在了枕头上。

    没一会儿,手机又响了稔。

    隐忍的情绪一触即发,叶和欢拿过手机:“你还有完没完,不就花你点钱!你给你小女儿买一块手表就好几万,我刷个卡就罪大恶极了?叶赞文,把我惹毛了,信不信我到电视台给你长脸去!”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会儿,开口:“和欢,是我。俨”

    听见严舆的声音,叶和欢鼻子一酸,刚刚压下去的哭意又上涌,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的声线颤抖:“有事?”

    “刚刚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哦,在睡午觉,手机静音呢。”她淡淡地说:“如果没事,我要去洗澡,先挂了。”

    哪怕她掩饰得再好,但一个十几岁女孩的情绪是开心还是伤心,都会无意识地表现在说话的口吻上。

    严舆站在酒店房间落地窗前,不知已经过了多久,怔怔地听着忙音,握着电话的手指收紧。

    以前的叶和欢就像一个明媚的小太阳,围绕在他身边,现在小太阳黯淡了,而他却是伤害她的罪魁祸首。

    房间的门开了,章凝宁从外面回来。

    她站在门边,看着严舆的背影,片刻后,把包放到衣柜里,走过去,从后抱住了他。

    “我刚才去看了几套房子,有一间复合式的公寓不错,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过去再看看。”

    严舆偏头,闻着她身上熟悉的清香,回过身,把她搂在怀里:“你决定就好了。”

    两人静静地相拥。

    过了会儿,章凝宁闷闷道:“阿舆,你爸妈对我是不是意见很大?”

    “他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开始可能不谅解我们,等日子久了,一定会接受我们在一起的事。”

    “我知道,自己年纪大,还离过婚,名气不好,不但在事业上帮不了你,也许还会成为累赘。”

    章凝宁放开了他,仰望着他,目光融了担忧:“阿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在我还摇摆不定的时候。”

    “我以为自己已经给了你足够的勇气。”严舆握紧她的手,护在自己掌心,亲了亲她的手背,回望她的眼神深情:“从十四岁开始,你就是我想要的新娘。”

    章凝宁把头倚着他肩膀,露出自己腕间的手镯:“这是奶奶给我的,说是传给严家儿媳妇的。”

    严舆的薄唇贴了贴她的额头,然后松开搁在她腰际的手:“我去一趟洗手间。”

    进去前,他将手机放在了旁边的桌上。

    章凝宁看了眼洗手间方向,走到桌旁边,盯着严舆的手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晚饭,叶和欢发悲愤为食欲,在酒店订了个超豪华套餐。

    她正在使劲切一块牛排时,手机震动了下,有一条短信进来,点开,是严舆发过来的。

    【和欢,对不起,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有些话我一直想对你说,但苦于没机会,今晚九点半,我在XX路的陶艺工坊等你,这也许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婚后我会跟凝宁留在国内,所以,我会等到你出现为止。】

    叶和欢有些红肿的眼睛盯着那一句‘这也许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见面’上,弯曲的手指缓缓攥紧刀叉。

    还在嘴里的酱汁牛肉味同嚼蜡。

    如果她像秦寿笙那样细心,或许在严舆去渥太华后,就能从他的变化里察觉到一些事。

    要是她能做到范恬恬那样豁达,刚得知自己被炮灰的真相,就会冲进酒吧揪一块小鲜肉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脏。

    可惜她不是秦寿笙,也不是范恬恬,她只是叶和欢。

    她喜欢缠着严舆,喜欢他眉梢间淡淡的笑,喜欢看他对自己的纵容,但现在,他突然说不要她了。

    真的说不要就不要了,甚至没有提前通知她一声。

    原先远远站着的服务生走过来,关切地望着她:“小姐,你还好吧?”

    叶和欢抬头,看了她一眼,服务生的脸在她视线里略显模糊,从口袋里拿出信用卡拍在桌上:“我要结账。”

    她那副‘姐不差钱’的骄纵态度,令服务生要安慰的话噎在喉中,点点头,拿了卡走人。

    不到五分钟,服务生回来,把卡还给她:“抱歉小姐,你的卡已经被停用了。”

    叶和欢心头一紧,似意识到什么,她把剩下的卡都给了服务生。

    “小姐,你的卡都停了,你看是不是付现金?”

    叶和欢咬咬唇,从皮夹暗层里抽出一张支票,阔气地伸手:“可以用这个吗?”

    服务生:“……”

    ……

    走出餐厅,结了账后,叶和欢的皮夹里只剩下不到一百的零钱,她望着铺了红地毯的回廊,不知该去哪里。

    叶赞文停掉了她所有的信用卡以示惩罚。

    站在酒店大门口,她吸了吸鼻子,最终还是拦了出租车,报的是短信里提到的那个地址。

    ——————————————————————————————————————

    叶和欢到达目的地,晚上八点半,比约定的早了一小时。

    制瓷工坊已经歇业。

    用纸巾擦干净旁边的台阶,叶和欢坐下来。

    也许是今晚的夜色感染了她的情绪,她突然很想亲自从严舆口中得到一个‘为什么’。

    前方路边车位,一辆香槟色的轿车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车停,驾驶位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男人。

    叶和欢刚要站起身走过去,严舆绕过车门,打开副驾驶位车门,她看见章凝宁从车里出来。心口像是被重物狠狠地砸中,令她呼吸压抑,匆忙之下,她躲进了旁边的弄堂。

    那个叫章凝宁的为什么会一起来?

    叶和欢听到铁门拉动的声响,她从弄堂里望出去,严舆跟章凝宁一起进了工坊,昏黄的光线瞬间充满整个屋子。

    ……

    “好多年了,没想到这里的一切都没多大的变化。”

    章凝宁将包放下后,踱步走到那两排架子前,望着那些半成品,目光怀念:“我以为你早已经忘了这里。”

    “为什么这么想?”严舆站在她的身边,这个地方有很多两人的回忆。

    章凝宁莞尔,没有接话,而是脱了自己的大衣。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