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9.番外结局二【19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199】

    这话,是冲着合欢派的那位妩媚美人去的,她听了此话,直气得银牙咬得咯咯响,拖着那造谣之人便要动手。

    乱,恐惧,惊慌,

    飞剑山庄又迎来了一个注定不平静的夜晚蹂。

    “主上,会是蝴蝶魔头吗?”

    雷和尚坐在院中,手拢在袖中,在练习脚踢暗器的功夫,嘴里低声问道该。

    “消息晚上便会传回来,你这是多此一问。”

    电和尚毫不客气地说道,飞起一脚,接住了他打出来的暗器,身子在空中矫健一个翻腾,把那暗气又打向了风的面门。

    “欧阳元修胸前虽然有伤,可是伤并不重,掌印很浅,依他的修为,不可能会伤成这样。他是中毒。”

    安阳煜站起来,沉声说道。

    “中毒?”

    几人都看向了安阳煜,只听他继续说道:

    “苏婉仪是自己去山崖的,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极熟的人约她前去,在中了对方的偷袭之后,她却还能含笑,你们说这个人会是谁?”

    “我知道了,她的大师兄苏青!你看他的样子,多高傲,应该是因爱生恨,又因恨生了杀心,他想约苏婉仪私奔,苏婉仪却只爱欧阳元修,所以他就杀了苏婉仪。”

    电快速地说道。

    啪啪啪……

    三声掌声,清脆响亮。

    是云雪裳!她走过去,重重地拍了拍风的肩膀,感叹地说道:

    “电长老,想来,我屋子里那些书你都看完了啊!才子佳人的戏码,你应该会了七七八八了。”

    电的脸上飞过了一抹尴尬的神色,云雪裳说他四人总不取亲,是因为情窍未开之故,还丢了一本书给他看,他本想丢掉,可是有一天如厕之时随手翻了翻,没想到就看上了瘾,还偷偷去她屋里把那些书全偷看了个遍。

    “改行吧,成立个戏班子。”

    云雪裳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极其认真,电的脸却越加红了。他最近老爱跑戏院,因为那里出一个新旦角,很入他的眼,一天两场戏,他场场要看完。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意思,大家都明白。

    “娘,你看。”

    突然,小狐狸指着天空大叫道。

    抬头,一盏大红色的孔明灯在空中越飘越远!

    缠绵云水间【4】

    暗夜无星,那只孔明灯带着妖艳的红色慢慢升上高空,就像一只赤红的眼睛,阴暗地盯着飞剑山庄。

    众人纷纷议论之时,只见一支箭嗖地飞向了孔明灯,还未来得及反应,箭又飞速地往地面上飞来,稳稳地落到安阳煜的手里,灯笼挑起,大家这才看清,原来箭的另一端绑着一根细细的线。

    “你干什么?”

    怒斥声炸响,扭头一看,只见苏青带着苏家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到了面前,一把夺过了孔明灯,恨恨地问道:

    “为何要射我孔明灯。”

    “大半夜的,你放什么孔明灯?莫不是和那蝴蝶魔头通风报信?”

    说话的,是合欢派的那位魏水仙姑娘,眼皮上不知道抹了什么,在灯笼下泛着莹莹的光,越发衬得那双眼睛狐媚诱人。

    “什么通风报信!我们这是为小师妹祈福,愿她早日超生。”

    另一名苏家弟子气愤地说道。原来,这是他们乡间的民俗,女儿家枉死,便会为她放一只灯,愿她来生福寿齐全,不再受今生这般的苦痛。

    安阳煜瞟了一下孔明灯上密密的祷词,微笑着把灯还给了苏青,低声说道:

    “那就对不住了,苏兄放上去吧。”

    “放,还怎么放?你都弄坏了!”

    苏青愈急,赤红着眼睛,气急败坏的吼着。

    “叔叔,你别生气啦,让我娘给你做一个吧,我娘很会做灯,而且还会念咒语,你小师妹一定会托生个好人家,还会等你去娶她的。”

    小狐狸摇着苏青的手,奶声奶气地说着,苏青楞了一下,想发火,可是小狐狸瞪着一双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睛,又发不出来,最终恨恨地跺了跺脚,转身,向夜色里狂奔而去。

    “小鬼头,叔叔正为这事伤心,你为何还要提这个?”

    云雪裳抱起了小狐狸,小声责备道。

    “你们大人真奇怪,喜欢就喜欢嘛,干吗不能说?我喜欢小丫,我就会说,你们真别扭。”

    小狐狸扁了扁嘴,似是极不满意云雪裳的责备。

    和他爹一样,满嘴道理!云雪裳和安阳煜成亲这么久,只得这一个小祖宗,自然看得娇贵,也舍不得真的去骂他,待众人散开了,便令人取来的工具,开始做灯。

    小狐狸托着腮在旁边看着,好半天,才伸手点了点云雪裳的脸,小声说道:

    “娘,你和爹都不会死的吧?”

    “不会,会活

    成万年老妖精,我还等着去虐待你的媳妇儿,还要折磨你的儿子去。”

    云雪裳扭过头来,低笑着说道。

    “那你和爹还是不要做老妖精了。”

    小狐狸摇了摇头,颇像大人一般叹起气来。云雪裳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咬了牙,曲指便弹了他一下,这媳妇还不知道在哪一方呢,就开始帮媳妇了,爹娘都不要了!

    “哎呀,娘你再弹我,长了包,就变丑了啦!”

    小狐狸跳起来,不满地说着:

    “我这么喜欢娘,娘一点也不喜欢小狐狸,还想虐待小狐狸的老婆和儿子!”

    众人也都笑了起来,有了小东西在一起,总能给大家带来意外的欢乐。

    拱门外,一个高大的人影匆匆而来,众人停了笑,转身看向了来人,是欧阳元甄。

    “上官门主,夫人,几位长老。”

    他拱了手,礼貌地打了招呼,便呈上了一件东西,低声说道:

    “这是府衙的回信,蝴蝶魔头果然已经逃了。”

    “她不是被挑断了脚筋,如何可以逃?”

    安阳煜看着那封回函,低声问道。其实,下午时分他就已经得到了残月门的暗探传回来的消息,知道蝴蝶儿已经于几日前逃了,官府怕上面追究,便一直压下了消息。

    “在下也很是奇怪,莫非她还有同党?可是,蝴蝶一向喜欢独来独往,谷中女子也未有厉害的,怎么能在官府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救走了她呢?”

    欧阳元甄低声说着,目光若无意间扫过了正在做灯的云雪裳,又停在了她手中的那盏灯之上。

    “我们弄坏了苏青的孔明灯,赔他一盏。”

    云雪裳把做好的灯放在桌上,淡淡地说道。

    欧阳元甄沉吟了一下,小声说道:

    “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旦说无妨。”

    安阳煜请他坐下,低声说道。

    “苏青一直喜欢他这位小师妹,可是嫂嫂却只钟情于我二哥……这回来送亲,他在途中便想强行带走我们嫂嫂,是嫂嫂誓死不从,被二哥发现,二人还打了一架,拖延了回庄的时间,这才弄到早晨才到的。”

    欧阳元甄叹了口气,继续说着:

    “上官门主,你说,会不会是苏青?”

    “好你个欧阳元甄,竟然在背后放人冷箭,血口喷人!”

    怒吼声再次响起,却正是去而复返的苏青!他扑上来,狠狠地揪着欧阳元甄的衣领,二人随即扭打在了一起。

    一个说:

    “苏青,你害我兄长嫂嫂的性命,你还怕我说不成?”

    另一个又回:

    “你这个小人,你上回想强行占我师妹清白之事,你忘了么?我们苏家人可没忘,若不是小师妹执意要嫁你二哥,我们苏家才不把师妹嫁于你们这种龌龊之人家。”

    “你才龌龊,下流!”

    “你卑鄙,无耻!”

    两个人前的青年才俊滚到了地上,也不用招式了,就用最原始的肉搏,你扯我的耳朵,我撕你的嘴巴,脸上抓满了血痕,鼻青脸肿还不肯松手。

    而安阳煜等人却并不劝架,反走到一边去放孔明灯去了,一盏红灯再度升上了夜空。云雪裳看着那盏红灯,心里暗暗问道:

    “苏姑娘,你也是重情之人,有谁这般狠心,要害你于年华殒命?若你在天有灵,便让我们早日找出凶手,为你报仇。”

    那两个人打累了,喘着粗气各自坐到一边,苏青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汗,怒气冲冲地说道:

    “是,我是喜欢小师妹,小师妹娇憨可爱,性情纯真,天性善良,有谁不喜欢她?如果她肯嫁我,今日一定会被我捧在手心之上,如同明珠珍宝,哪里能受此劫难?”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