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2.还是很威风【19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2_82924【192】

    咔嚓。

    锁开的声音。

    纷乱而重重的脚步声传来,镇长带着衙役们闯进来,一见二人还在牢中,个个脸上便露出怪异的表情来,州府来的官差一把揪住了牢头,大声问道蹂:

    “你昨晚一直没离开过这里?”

    那牢头得了金锭儿,又怕落下失职的罪过,便梗着脖子说道该:

    “自然没有离开过半步,我在这里干了十数年了,镇长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自然知道,他是镇长的亲戚!镇长连忙过来为他辩解,官差推开了牢头,走到了牢门的木栏边上,一双阴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安阳煜。今早有人在街上发了牛捕头的尸体,喉骨碎裂,若不是面前这人,那这里还隐藏了多少墨教邪党?后怕,冷汗,官差微微皱起了眉来。

    “一大早兴师动众,有何指教?”

    安阳煜伸了个懒腰,拍了拍云雪裳,懒洋洋地说道:

    “起床了。”

    这是官差见过的最藐视上峰的一个人,他恼怒地一挥手,大喝道:

    “押解犯人回府。”

    县衙?州府?坐囚车?云雪裳扭过头来,嘟着嘴说道:

    “相公,我要坐轿子。”

    “好。”

    安阳煜扬了扬眉,安闲的语气神态更加激怒了那些官差,开了锁,虎狼一般扑过来,将手臂粗的铁链就要往二人身上套。

    “锁着在下就行了,切莫锁着在下的娘子,否则在下会很生气的。”

    眼见着链子就要落在云雪裳的身上,安阳煜轻轻一抬手,手指便勾住了铁链,一绞,那拿着铁链的官差就惨叫了起来,链子反绞到了他的手腕,顿时青紫肿胀,似是要断掉一般。

    众人纷纷变了脸色,面面相觑了一番,那领头的才说:

    “锁他。”

    安阳煜站起来,轻掸了一下衣衫,又抚弄了一下手指上的黑玉扳指,又慢条斯理地开口了:

    “我娘子要坐轿,去备顶软轿来。”

    “放肆!喻隐,你现在是犯人,你以为是去作客么?”

    衙役吼起来,刷地拔出刀就要往他身上砍,安阳煜眼眸一眯,再睁,那眼中的杀气如同深海之蛟,呼啸腾跃,凌厉的神色让众人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僵峙了半晌,领头的又让步了:

    “备轿来。”

    “肚子饿了,镇长大人,麻烦你打点一些好吃的,带予我路上吃,还有,我们两兄弟家里麻烦照应一下,别让人偷了东西。”

    云雪裳这时候可神气了,一面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面说着。

    镇长哪里敢说半个不字,连连应了声,支使人去办了。

    出了牢房,果真见到一顶小轿等在外面,有人将一包袱干粮送过来,云雪裳转身拉住了安阳煜的手,微笑着说道:

    “相公,我们还是一起坐轿子吧,这么大的日头,晒坏了你我会心痛的。”

    这二人情意绵绵,并不把众人放在眼中,尤其是安阳煜,话也不多说,跟着云雪裳就钻进了轿中,气得众衙役恨得直咬牙,却没有一人敢上前来阻止,毕竟,这人的厉害,谁都知道,他们只管锁人回去,像前儿那些人一样丢了小命可就不划算了。

    “大人,抬不动啊!”

    四个轿夫愁眉苦脸地看向了官差们,若是平素,便是挤进两个人,也能勉强抬起,可今儿倒像是轿中压了一座山似的,四个人使了半天力气,硬是没让轿子离开地面分毫。

    官差头头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吞下了气,上前来,抱了拳,大声说道:

    “喻爷,小的们只是来办差,喻爷既然是自己前来投案,就给小的几分薄面。”

    “你加两个人便是了。”

    安阳煜搂着吃吃笑个不停的云雪裳,沉声说道。

    押个犯人,还要官差用轿子抬,皇亲国戚成了阶下囚时也没他这般好的待遇!官差无奈,只得上去了两个,和轿夫们一起抬轿。

    骄阳烈烈。

    抬轿之人压得抬不起腰来,后面跟着走的人也是汗流浃背,安阳煜和云雪裳二人挤在轿中倒是怡然惬意。

    好在一路再无风波,至晚间终于到了一个小村,众人思忖再三,继续顶夜赶路又怕喻隐的同伙前来劫人,不如在这里歇上一晚。

    找了客栈,“请”安阳煜二人下了轿,安排了一间客房给他二人。官差们也不出去,里面外面全守在他二人身边。

    云雪裳倒是累惨了,如今安阳煜武功卓绝,无人能敌,她一进了屋便安心地钻进了被子里睡她的大觉去了。

    安阳煜倒不客气,在桌前坐了,支使着小二点了一桌子的菜,慢条斯理地喝酒吃菜。

    “喻爷,在下冒昧,喻爷到底是何人?”

    那官差头头犹豫了半天,看安阳煜气质风

    度实在不像普通人,便走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低声问道。

    “卖茶叶的罢了。”

    安阳煜拿过一只酒杯,倒了酒,手指轻一弹,那酒杯居然飞起来,稳稳落于官差头头面前,滴酒不漏。

    官差又一次惊叹于他的武功,双手举杯敬了他,才一口饮下,抹了嘴,又问道:

    “喻爷既然不说,在下也不多问。只是,进了州府衙门,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不是我等小角色来伺侯喻爷,到时候喻爷可有得苦头吃。”

    “哦,那就谢谢过提点。”

    安阳煜的眸色幽暗了一下,州府有高手在,听他的口气,那高手武功不一般,江湖中还有什么人武功可能在自己之上?

    “在下方连同,佩服喻爷,有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风度,再敬喻爷一杯。”

    牢头又举起杯来,语气里倒不是巴结口气,颇有些侠气在里面。

    安阳煜唇角微微含笑,举起杯来,小指在杯上轻弹了一下,屋顶随即便传来了只有他听得到的轻微的声响。

    “可是,在下有一事不明,喻爷大可以逃走,为何要投案?”

    方连同又问道。

    “这个,在下未进过州府大牢,特带娘子一起去参观游览一番。”

    安阳煜一扬眉,唇角含笑。

    方连同脸色变了变,这是对州府衙门极大鄙视啊,他干咳了一声,说道:

    “喻爷好胆量。”

    “过奖,今儿太热,在下想沐浴一番,请方爷安排一下。”

    安阳煜酒足饭饱,脸上的神色便冷淡了起来,不如刚才那般热络。方连同倒是不在意,当真起身,招呼人抬进了木桶,又添进了热水,自己守在了门外。

    安阳煜一弹指,一抹银亮弹到了云雪裳的后脑勺上。

    “起来,给我搓背。”

    “喂,你能不能不要一洗澡就叫我伺侯你。”

    云雪裳不满地说道,她哪里真是想睡觉,而是安阳煜不许她吃饭桌上的东西,所以一直躲在被子里啃干粮,大家只顾得听安阳煜和方连同说话,没有听到被窝里传来的咯吱声,小老鼠偷粮一般。

    安阳煜褪了衣,跨进了浴桶中,轻闭眼,神色严俊,那浴桶上方萦绕着淡淡白雾,而包裹着他的水,渐渐呈现出微蓝色来。

    轻轻的,温润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他睁开眼睛,云雪裳那张放大的脸上尽是惊讶和兴奋。

    “什么感觉?”

    云雪裳轻声问道。

    “没良心的小东西,我食的是毒酒,你倒是在一边看得兴高采烈。”

    安阳煜曲指在她的脑门上轻弹了一下,不悦地说道。

    “是你自己说没事的,那……疼?痒?麻……别弹了,你如今力气大得像体内有十头牛,你瞧瞧,都起包了!”

    云雪裳捂着脑门跳开,轻声嚷嚷着,不满地说道。

    “伺侯得爷舒服了,爷就不弹你了。”

    安阳煜低笑着说道。

    “呸!”

    云雪裳揉着脑门,微怔了一下,对呀,外面好静!人呢?她凑到了门缝边一瞧,满院睡得横七竖八。

    “你也给他们下药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愈加地兴奋,回过头来,见他一脸高深莫测,立刻拿起了汗巾,屁巅屁巅地给他擦起背来,一面央求道:

    “教我吧,我只学这一门。”

    “叫声爷听听。”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